必读文学 > 校园言情 > 致命诱惑

第49章终是冷暖自知

听了这话,一边暖暖的妈妈,不由得记起之前。

“刚刚是暖暖打来的电话?”刚放下电话的暖暖妈妈,转头就见到暖暖的阿爸走进来。

“恩,是暖暖来的电话。”妈妈点头。

“又是问钱的吧?”

“恩,你也知道孩子一个月四百已是最少的,天天省吃俭用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一件新衣服都没有给自己添过。”

“钱钱钱,又是钱,我哪来那么多的钱?”爸爸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生着闷气,拿出烟,点上火,抽了起来,然后吐出一缕缕的烟圈,看向一边坐着闷声的妈妈,“你也别老是为她说话了,若是当初她去那个中专,哪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你再看看我,哪天能安安稳稳的停下来休息一会儿?”

“让孩子读书不好吗?”妈妈抬头看向那张关公红般的脸庞,猛然想起了之前的话语,再想起了大嫂的所谓亲人风,顿时来了气,“我看你就是见了你大嫂之后,变改变了主意,之前可是没有见到这样的。你就这样的听进去她的话?”

深吸一口,再吐出一缕烟,看着上升再散去,只留下一股股烟味,“这根本不是大嫂不大嫂的话,暖暖的成绩本来就是一般般的,没有必要浪费这钱供她读书。”

“一般般?还不是你在家天天唠叨,不然暖暖会有这个心思吗?你知不知道,现在暖暖是有家不敢回,一去就是两三个月,连假期都不会呆在家里几天。”

“读书读不好就是读不好,哪来那么多借口。”掐掉烟,爸爸把烟头丢下,一脚踩上去,碾熄。突然站起身,拿起自己的工具就要出门。

“站住,你已经一个多月没有给暖暖打钱了,是不是想要饿死暖暖?”妈妈出声喝住。

“我没钱。”说着便走了出去。“要钱自己想办法去。”

“你了不起是吧?没钱,好个没钱。”气愤的妈妈,一脚踢开了脚边的小板凳。站起身,想要追上去,可是想了想还是停下了脚步,关好门,才走出去。

暖暖还有一个爷爷,是爷爷的同父异母的兄弟。现在没有住在这边,而是住在三组。暖暖的妈妈怕暖暖饿着,便决定去找找看,能不能先借一点。

去了三组,几个人都在家。

“嫂子,你来了,屋里坐。”小叔热情着,搬出板凳。

“嫂子,饿了吧?我给你做饭去。”小叔的北方老婆说着半生不熟的苗话。

“妹子,不用,不用,我来是找叔有点事。”暖暖妈妈拉住小婶的手摇摇头。

灶火边上,爷爷抽着烟叶子不声不响的坐着,暖暖妈妈进门的时候,就只是抬了一下眼皮揪了一眼便移开。

一听说是有事,便站起身拍了拍衣角,走 出来,看向暖暖妈妈疑惑,“找我什么事?”

“是这样的,叔,暖暖这孩子在学校上学,现在家里没有什么钱,我想问你借点生活费,先给她急用。”暖暖妈妈站起身,些许不好意思的搓着衣角。

“借钱啊?借钱这事,你去问问我妈看看有没有?”一听借钱,立马高声道。对借钱这事,他根本不想借,对于暖暖这孩子去读书,他是最不喜欢的一个,能不读最好。想着便指了指坐着的半闭着眼的老太太。

老太太听了爷爷的话,睁开眼看过来,声音尖锐,“什么钱?我没钱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婆,哪来的钱?”

听了这话,暖暖妈妈知道这只是暖暖爷爷推脱的借口,但是想起了学校里已经一个多月没有生活费的暖暖,便再次硬着头皮,“叔,我借的也不多,也就四百块钱,很快就会还你的。现在暖暖在学校已经一个多月了,我们还没有给她打钱过去,她会支不住的。”

“嫂子,其实,我们很想借你,可是我们现在真的是在没有这钱,你看……。”小叔上前搭话,一脸为难着看向暖暖妈妈,似乎不好意思再说出什么话来。

小婶这时看向暖暖妈妈,点着头附和,“就是啊!嫂子,现在我们一家人上上下下这么多的人口,吃穿用这些都是需要钱的,我们是真的很想帮你,可是我们现在是没有办法帮了。嫂子,真是对不住了。”

“那就两百行吗?”暖暖妈妈有着些许哀求。

“暖暖妈,真的是不好意思,我们现在是一分钱都拿不出来,真的是有心无力啊!要不你去问别人借借看有没有。”爷爷拿着烟杆,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建议。

“那,那就打扰了。”跨出了这个门,暖暖妈妈顿时觉得有些腿软,紧握着拳头,把心酸往里咽下。看着头上青天,似乎已经见到那个瘦弱的暖暖在学校里,苍白着脸有气无力,更是忍不住想要落泪。可是不能,她不能,就算是全是抛弃了暖暖,她都是不能的那个,她必须坚强着不放弃。

同时这次的事,也让暖暖妈妈算是看清了那个叫叔的人。若说一两千一下子拿不出来,一两百都要推脱,这真真的叫人心寒不已。这就是亲人啊!亲得让人宁愿没有。这么的绝情,谁不会有投奔人的一朝?暖暖妈妈嘴上不说,却把这事放在了自己的心眼里,记着。感叹着,这便是人心。

然而,不管怎么说,暖暖的钱还是没有下落。不得已的暖暖妈妈只好走回村里,去了暖暖的另一个奶奶的家,暖暖的曾祖母对于暖暖妈妈的到来倒是很高兴,连带着眉角都是笑意。不过这个家是暖暖奶奶做主,看到暖暖妈妈进门,便热情的拿出板凳来。

“婶子,我来主要是为暖暖的事。”暖暖妈妈有些难为情的看着暖暖的奶奶。

“什么事,你说说,婶子能帮你的,绝对不放看着不管的。”说着,便坐在暖暖妈妈的边上。

暖暖妈妈点头,“是这样,我想找你借点钱给暖暖急用,她现在在学校一个多月了,我们都还没有打钱给她,我怕这孩子会饿出病来。”

“是这样啊,好办。就是那个当初请客手来的礼钱我不能动,怕到时别人家有个什么事来,我拿不出钱来。不过我自己有存着的一些,可以挪动一千二三的样子,等下我就去乡里的银行取出来给你,给孩子送去。”说着站起身,就拿出自己的银行卡。对于暖暖能去高中,她作为这一个家族的人很高兴,终于能有一个可以读得一点书的孩子了,虽说各自有各自的家庭,但是能帮得上的时候,她自己还是很乐意的。

“是啊,等下你和暖暖奶奶一起去,把钱送给孩子,别让孩子饿着了。”暖暖的外祖母也站起身,笑意盈盈。

“那,那真是太谢谢了。”暖暖妈妈站起身。这一刻想落泪,原来人只有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才会看清人心的冷暖。

暖暖的钱有着落了,暖暖妈妈给暖暖打了钱过去后,才算放下一桩心事,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

走进门的时候,看到暖暖爸爸抽着烟,沉闷,暖暖妈妈什么也不说,便进了里屋,拿起那没有完成的鞋,是给暖暖准备的拖鞋。一针一线,都是她对暖暖的爱。

“你刚刚去哪了。”灭了烟,暖暖爸爸站起身,走进里屋。

“没去哪。”暖暖妈妈头也不抬,依旧忙着手中线。

“让暖暖回来吧!”

“你说什么?”暖暖妈妈抬起头,“你刚刚说什么话,再说一次。”

“我说让暖暖回来,别读书了。”暖暖爸爸看着暖暖妈妈凶狠的样子,咽了咽口水。不由得记起曾经,因为惹火了她,一凳子就往自己的脑袋砸来,想到这,不由得不动声色的缩了缩脖子,时刻注意着。

“不可能,我跟你说,暖暖是我的女儿,一切都是我说了算。”暖暖妈妈放下鞋子,站起身。

“阿军,我同意你的话,让暖暖读书有什么好的,花钱不说,还是帮别人供她,将来一旦嫁人去了,还会剩下什么?我说,暖暖妈,你就听你家阿军的劝吧!别让暖暖读书了。”

说着,暖暖的爷爷自觉的走进门,一脸是为你们好的样子看着两人道:“再说了,你们现在没什么钱,还要供他读书,龙威和龙荆怎么办?你们房子还没有起,龙威还没有讨老婆,你们也得事先准备了不是吗?”

“叔,你怎么来了。”暖暖爸爸转过身去。

“来看看。”

“这是我们的家事,请你别来搀和。”暖暖妈妈硬气的指着门口,让他离开。

“既然是家事,那我这个家人也可以说得上话不是吗?你啊!做人是不能这么自私的,你也要想想阿军,想想龙威龙荆这两孩子。”无视暖暖妈妈的怒气,自觉的找个板凳坐下。

“自私,说我自私,那么你不自私吗?”暖暖妈妈重新坐下,忍住心中的怒气,“再说,这事是我和军之间的事,我们会自己解决。”

“好吧!我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希望阿军你想清楚,这毕竟是以后的问题,而不只是现在而已。”说着在暖暖妈妈盛满怒火的目光中,悠然走出。

看着暖暖爷爷走出去了之后,暖暖妈妈回过头来,嗤笑着讽刺,“你看,你真的是有一个好叔叔不是吗?”

讽刺的话,暖暖爸爸怎么会听不出,只是突然不想理论了而已。

“我自己的孩子,我会自己处理好,你就别操这个心了,既然你喜欢听他们的话,可以,有本事你再等几年看看,我们母女不会再靠着你。”暖暖妈妈瞥了站在的身影一眼,便不再言语,拿起鞋底,专心的给暖暖做鞋子。

暖暖爸爸站了一会儿,突然烦躁的转身,走了出去。

然而事情并没有这样完,在来了第一天之后,暖暖的这个所谓的爷爷,经常都会来坐一会儿,然后又是同样的话语,同样的语重心长般的好,却让暖暖妈妈越来越看不惯,越来越怨气入心田。心寒的同时,更是让暖暖妈妈想到了暖暖自己的爷爷,那个慈眉善目的老人,那个总是很明事理的老人,一脸笑意,总是会包容着孩子们的错误,慢慢教会的老人。而且,再看看眼前的这个,有这样的亲人,真真叫人心寒如坠冰窖。

本书首发来自必读文学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