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文学 > 校园言情 > 致命诱惑

第39章危机起

“是不关她什么事,可惜她就是不想我们能如意。”

自是知道了自己所不明白的之后,暖暖就不喜欢了这个被自己称为大娘的人了,暖暖张了张嘴问道:“那爸爸不让我读书还能干嘛去?”

“我不会让她如意的,我现在只是想知道她那天来了,到底说了些什么,让你爸一下子改变了主意”妈妈走上前摸了摸暖暖的头安慰着说。

“其实那天她来我就有点奇怪,匆匆忙忙的来,然后就是为了和爸爸说现在没钱,供不起孩子上高中读书,就又是匆匆忙忙的离开。我明明记得上次她来的时候,说过阿姐和阿哥两人一个月也就是一两百的生活费,怎么这次就变成千把块钱还不止了的?”暖暖拉下妈妈的手说道。

“那我想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妈妈点头沉思着。

“怎么回事?”暖暖连忙追问。

暖暖和妈妈坐下后,妈妈开始说着暖暖不知道的,却倍受感动的话语,道:“我没去你外婆家之前,你爸收到你的通知书很是高兴,原本收到大专的那个通知书就已经计划了让你去长沙读书,之后收到了高中的通知书,就算了一下,还和我说没钱一下子送进去让你去长沙的学校,就瞄上了县城里的高中,说若是没钱了就是砸锅卖铁也要送你去。而且,他还在你没有考试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划算了,把本来准备起房子的钱一分分的都存起来,说是若是你考上了,怕一下子拿不出钱来,所以就起了这个小砖房先住着,说着房子的事不急。可是,现在我一从你外婆家回来,他就改变主意对我说,不让你去高中读书,说是太费钱了,供不起。后面还有你弟弟妹妹也要读书,房子还没有起之类的借口。”

听着妈妈的话,暖暖才知道,原来自己对爸爸一直是那么的无知,可是因大娘到来的危机,让暖暖陷入了忧虑中,对未来一下子迷茫无措了起来。

妈妈接着说:“你大娘这人的心,沉了。你爸这人就像是一颗墙头草一样,风往那吹他就往哪边倒。想当初我脚受伤时,他还听从他叔的话,差点就把我给退回去。暖暖,你放心,这次的事,我和他没完。”

对于妈妈暖暖还是了解的,她说没完就是没完,但是暖暖却什么都说不上,因为此刻自己的命运却不是自己所能主宰的。对于大娘这个人,暖暖总算是看透了,就是通知书前脚刚到,她后脚就来到自己家,原来是有这样的意义。

离去开学的时间渐渐的走进,这天的饭后,爸爸终于肯开口说话了,对暖暖说道:“云纱没有考上高中,是准备去吉首的一个中专学校读书,那里对于我们这些移民村的孩子是不需要钱读书的,每个月还有生活费送。我准备把你送去哪里读书。”

一听到爸爸这话,暖暖就是下意识的摇头,因为暖暖知道,若是此时此刻自己软弱的话,就太对不起家里的妈妈弟弟妹妹的支持了,而且此生都会再也没有机会实现自己的梦想,所以第一次反驳了爸爸的决定,抬起头来直视爸爸的双目,坚决道:“我不要去那里,若是这样的话,还不如不读书得了。”

“这不是由你说了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家的情况,你去那里读书,那你弟弟妹妹怎么办?你妈怎么办?一家五口人的饭都是需要我一个人来,若是你不去那里,我哪来那么多钱供你读书?”爸爸听了立马脸色一摆,没得商量的语气说道。

对于爸爸的话,暖暖知道,暖暖也清楚,可是暖暖想自私一回,暖暖做不到那么的大公无私。所以暖暖只是沉默的不说话,就这样的看着爸爸,表明自己的坚持不退步。

妈妈这时候放下碗筷,转过身来看着爸爸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读书就窝在这山沟沟里头,以后就有出息了是不是?就像你一样,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像墙头草一样就好了是吧?”

对于妈妈的话,爸爸沉默了一会 儿才说道:“可是去高中要很多的钱,那天大嫂过来说,我。”

“大嫂,天天大嫂,你就听你大嫂的,你大嫂说什么就是什么,那好,你去跟你大嫂过,和你哥一起养她去啊!”妈妈没等爸爸说话就打断他的话。

妈妈一句话让爸爸无话可说。

妈妈又说:“你以为我现在在这里动不了,身体不好是谁害的?若是当初你不拦着我,让我出去,我现在还会靠着你不成?我现在动不了了,找不到钱了,你就厉害了是吧?我跟你说,暖暖必须送去上高中,不然我跟你没完。我还真就跟你说了,没了你我和暖暖两母女也不会饿死。”

对于妈妈一句句的质问,爸爸依旧是沉默,似乎用沉默来表明自己的坚持。

“你天天听着你那个嫂子的话,听着你叔的话,他们还真是为了你好不成?他们那心思不就是什么都是往自己家里塞,就是不如意让我们好,你就听信,我看你还能再听信几年。有本事你就再等个五六年,等孩子们都大了,看我还靠着你不。”妈妈站起身,走进了里间。

爸爸突然烦躁的站起身,甩了甩手道:“那学校也没什么不好的,什么钱都不用花。”

“好好好,那能好到哪去?还不是考不上的才送去那,你说孩子考不上我没有怨言,但是孩子都考上了,你还有的说,那当初你和我说的话都当做屁话是吧?”听着爸爸的话,妈妈一下子来气的大起了声音怒道。

“这不是此一时彼一时吗?”爸爸也跟着走进里间。

之后爸爸妈妈吵了起来,妈妈一句句的质问,以及爸爸的一次次坚决,都让暖暖的心沉到了谷底,只好转身走出门,靠在墙边,听着里头的吵闹,然后落泪。

妹妹龙荆洗好碗之后跑出来,暖暖赶紧擦干自己脸颊上的泪水,转过头去,龙荆说:“阿姐,我支持你去学校。”

“就是啊,阿姐,我也赞同妈妈的话,让你读书去,你看村里就你一个人考上了高中,你多厉害啊!”龙威也走出来说。

听着弟弟妹妹的话,暖暖好不容易才憋回去的泪水又再次涌上来。

里面的战况还在继续,一直到开学还没有停下来。因为暖暖的事情,一家人都对爸爸有点疏远。

开学了,暖暖没有出门就坐在家里,看着外面的蓝天,看着白云,看着飞鸟。这个假期,是暖暖哭泣最多的假期。对于这种事,暖暖是说不上话的那个,除了倔强的坚持,暖暖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办?而且因为妈妈和爸爸吵架,心烦了,病情更是加重,暖暖对于能去学校的事,已经开始到了绝望的地步。看着开学的时间走进,爸爸还是没有动静,暖暖的心一点点的变得麻木。

这是过了开学时间的第一天,妈妈对爸爸说,你送孩子去学校去,可是爸爸直接走出家门直到晚上才回来,就是不肯送暖暖去学校。第二天饭后妈妈又和爸爸直接吵了起来,最后是暖暖听了受不了,直接哭着跑开去了叔叔家。

等暖暖哭够了,好不容易停下来了,妈妈已经追到了叔叔家,拿着扁担一下子丢在地上,哽咽着声音道:“他还不是看你不是他亲生的才不肯送你去读书。”

“妈,你,你刚刚说,说我不是爸亲生的。”暖暖听了愣愣的问。

妈妈愣了一下,似乎在懊恼,才点头说道:“是,你本来就不是你爸亲生的。”

暖暖一直知道自己不是爸爸亲生的,可是心里总是有个侥幸的态度,可能只是别人胡说的,可是听妈妈直接承认,还是叫暖暖倍受打击。暖暖侧过头,泪水已经流不出来了,便说道:“妈,其实我一直知道我不是阿爸亲生的。”

“什么你知道?谁跟你说的?”妈妈紧张的问。

“是泽西的妈妈,还有外婆都跟我说过,在我几岁的时候。”暖暖低下头道。

听了暖暖的话,妈妈停在眼角的泪终于下落,带着哭声妈妈对着底下头去看不见表情的暖暖道:“暖暖,对不起,妈妈不是故意隐瞒你的。这些年来,你爸也真的是把你当做亲生女儿对待,也对村里人说,若是谁让你知道,他就去砍了谁。若不是如今你爸他听信他人的胡言乱语,不让你去读书,我也不会气得跟你说。”

暖暖平复了一下自己听到亲口承认的真相后,抬起头扯了扯嘴角,笑着道:“妈妈,没事,我能理解。而且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只是觉得自己很对对不起你,若不是因为我的出生,你也就不用这么的为我受苦受难,你也就不用被外婆闹腾着让你嫁给爸爸了。”

妈妈一直说对不起,对不起,可是却不曾知道,该说对不起的人却是暖暖自己,因为自己的出生,让一切的好都变了方向。

暖暖沉默了一会儿,偷偷的擦掉自己的眼泪,故作好奇的问道:“呐,妈妈,我的亲生爸爸是谁啊?叫什么名字?还活着吗?”

“还提他做什么,可能真的早就死了吧!”妈妈抬起头,擦去脸颊上的泪水。

“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暖暖再问,这回真的是暖暖的好奇了。

妈妈笑着伸出手指点了点暖暖的额头说道:“那个家伙啊,是个老师。”

“原来还是师生恋啊!”暖暖侧了侧头贼笑着说。

听着暖暖的话,妈妈终于破涕而笑道:“贼丫头。”

转开了之前的注意力,暖暖问:“妈妈,我能知道他的名字吗?”

妈妈一开始不同意,之后被暖暖纠缠了好一会儿,才用树枝在底下写下伍家青三个字,一看这三个字,暖暖就觉得很有文艺范儿,一听就是文人的名字。

本书首发来自必读文学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