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文学 > 校园言情 > 致命诱惑

第36章情书

昨日的时间,已经变成了昨天。最后一个学期,是紧迫的,黑板边上挂着的是写着倒计时的小黑板。一天一天的变少,让人随时都处在一种紧张的氛围里。

临近毕业的时间,更是一个混乱的时间点,就如一个玩得好的对暖暖说的那样:毕业是一个告白季,因为在不抓紧,就没有机会了的。暖暖想,也许她说的是对的。

宿舍楼的天台里,暖暖和璇之坐在一起,吹着凉风,看着远山,一派悠闲。突然璇之转过头,看向暖暖问道:“兄弟,没有两个月我们就要毕业了吧?”

“恩,到时候还不知道我们有没有缘一起上同一所学校。”暖暖享受着午后的阳光,迎着风感叹。

“毕业季是一个很让人伤心的季节。”璇之也微微伤感。

“没办法,你知道的,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没有谁会离不开谁,这事,早晚都要看开的。”暖暖耸了耸肩。

璇之点头赞同,然后挨近暖暖问道:“对了,兄弟你还记着那石劫吗?”

暖暖长长的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记着又怎样?不记着又怎样?还不都是只能那样的放着而已。”

“我想现在的石劫是一个人的,因为早早的就没有和龙涓儿一起了,话说当初他们两也没有一起过。”璇之突然抱住暖暖的一只胳膊,贴近暖暖给予无声的安慰。

“我说,哥们,你今天怎么八卦起来了?”暖暖疑惑的看着璇之。

“你哥们我还不是想让你知道知道,毕竟偶尔八卦一下也没什么的。”璇之笑了笑。

“也对。”暖暖点头。

“你有没有想过,去表白?毕竟你们之间相处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不是吗?”璇之把头枕在暖暖的肩上问。

“我知道,但是有些事不是喜欢就能去做的,而且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见了面,也不会尴尬。”暖暖摇头叹。

“你没去试过你怎么知道结果是怎样的?以后想起怕也会是有遗憾的,既然这样还不如破罐子一样,摔个到底。至于结果如何,虽不是你能决定的,但那又如何?再说了,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说不定他会接受你呢?”璇之用手频频的戳着暖暖的额头,一句又一句的轰炸着暖暖说道:

“我觉得放在心里就好,又不用去证明什么,毕竟这是我一个人的事不是吗?”暖暖躲过璇之再次继续作怪的手,摇头坚决着说。

“兄弟,你这个想法真是要不得,你要有勇气知道吗?失败也不会怎样的。”璇之放下手,无奈道。

“也许我就是没有勇气去面对失败吧?而且这些年来,我已经开始不知道自己的到底是不是喜欢了?也许只是一种好感而已,你知道的,要是弄错感觉的话,会很丢人的。”说到了最后,暖暖自己也叹上了一口气。

“能有什么丢人的,反正明天一毕业,谁还能记得了谁?再说了,都要毕业了,圆一下自己的心也是不错的,起码回忆起来对得起自己,不再放在心底成就执着不是很好吗?”璇之双手覆上暖暖的脸庞,转向自己这边说,

暖暖拿下璇之的双手,最后想了想道:“哥们,也许你说的是对的。”

“既然你已经同意了我的想法,那就付诸行动去吧!我支持你,到时候我帮你送,怎么样?”

“你真是越说越没谱,这事我只是说你是对的,可没说我一定要做。好了,我要下去了,不然等下梅梅可就要找上来了。”暖暖白了璇之一眼,然后转身向天台那边的小门。

璇之几步跟上,一把抱住暖暖的腰身,撒娇着说道:“兄弟,你怎么能这样呢?你要知道我可是浪费了很多的口水吗?你竟然都不肯圆我最后一次帮上你的梦?”

“我看你是想看戏的成份比较多吧?好了,快点放开我,这样不好走路了。”暖暖摇头无语道。

“兄弟你这是不信任你哥们我。”璇之松开手指控着暖暖说。

暖暖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天台上的门就被拉开,两人看过去是龙梅梅的身影。见了两人,龙梅梅笑着走上前道:“我就知道你们两个在这里,话说你们两说什么呢?这么开心?还缠在一块了。”

“没说什么,正准备去找你呢,你就上来了。”暖暖摇头。

璇之松开暖暖,跑上前躲在龙梅梅的身后道:“梅梅其实我在和暖暖说让她赶紧去表白,不然就没机会了,我还在劝她,你就来了。”

“这是好事啊!暖暖答应了吗?”龙梅梅笑着揶揄的看向暖暖道。

“话说梅梅,你别和她一起搀和,这事我心里有底。”见两人凑到一块,暖暖无奈甩了两人一个白眼。

“有什么底?”听到暖暖这样说,两人顿时一起看过来,龙梅梅问:

暖暖耸了耸肩,错过两人走出门去,感叹的说道:“呀!这天气真好,你们慢聊,我去看书了。”

璇之和龙梅梅双双对视了一眼,接着跟上暖暖,璇之对龙梅梅怒了努嘴叹道:“梅梅你看吧!这家伙准是在逃避。”

“算了,不是还有点时间吗?给她自己想通了不就得了,而且这毕竟是有她自己的想法。”龙梅梅一把握住璇之的手,摇头说。

“只能如此了,可惜了可惜啊!”璇之想了想,最后无奈的点下头感叹。

不过璇之到底在可惜什么龙梅梅不清楚,可是走在前面的暖暖可是很清楚的,还不是因为没戏看而可惜罢了。

到了教室,璇之就和暖暖两人分开了。这个学期暖暖没有和龙梅梅坐在一起,所以一到教室后,各回个的座位上好好的看书。

这回的暖暖坐到了中间的位置,再也没有了那是的悠闲,可以看着窗外,任由思绪畅游。座位上的暖暖,摊开着书本,却是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还在回想着璇之对自己说的话。

也许,璇之是说得对的,暖暖想,毕竟都要毕业了,胆大一回又何妨?但是暖暖终究是跨不过心里的那个坎。对于表白什么的,暖暖从来都没有去想过,一是因为自知之明的缘故,二是暖暖心中的自卑。再说暖暖自己也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种感觉了,时间久了,很多事也就淡了的。

时间在暖暖想着自己的小心思里走过,上课铃一响,暖暖的同桌也就回来了。暖暖的同桌是姑姑家那边的,不高却是很瘦的一个女孩子,暖暖最佩服的就是她的 胆大,对于喜欢就直接去说,从不放在心里,这正是暖暖所不如的。

最后的时间除非比必要的事老师不回来,其他的时候,都是很准时的上下课。坐到最后也是有着自己的好处,书本堆着,挡着,可以小心的开小差。就比如现在,暖暖的同桌就书本上再放上几本书,然后凑近暖暖道:“暖暖,我喜欢上了一个人,你认识的,帮我看看他人怎么样?”

暖暖好奇的看着她,总是毫不掩饰的说着自己喜欢上某个男生,再看准备就是直接出动。想了想,在看到老师很是投入后,暖暖问:“我认识的?谁啊?”

听着暖暖的问话,暖暖的同桌羞涩一笑,然后才说道:“不就是你哥了。”

“我哥?”暖暖更是疑惑了。:

暖暖的同桌点了点头:“恩,就是你哥了,我觉得你哥好帅,所以我一不小心就喜欢上了他,虽然我很快就要毕业了,但是我一定要向他去表白。暖暖你跟我说你哥人好不好?”

一听她这样投入的话语,暖暖更是不明白她说的是谁,因为暖暖记得自己没有哥哥在这里上学了,若是弟弟的话倒是有一个,但是听她这个口气,肯定是不可能的。暖暖想,看来只能问清楚才能解决自己心中的疑惑了,便开口问:“我哥?谁啊?”

同桌顿住要说的话,惊奇的看着暖暖说道:“龙桦难道不是你哥吗?但是我听说他确实是你哥啊,怎么?”

听到这里暖暖总算是明白了,最后白了她一眼,“他又是我亲生的哥哥,你没说清楚,我怎么会想得到了。”

“好吧!这是我的错,那现在你跟我说说你哥吧。”

暖暖点头,这时候刚好下个铃声响起,不用暖暖再说一个下课说。暖暖道:“我哥吧!说真是的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他家离我家有一点距离。大了的话我知道他很受女孩子欢迎,没怎么接触不知道,不过在我的印象中他一直是一个很好的哥哥。你若要我说其他的,我还真不知道从哪说来。”

“没事,反正我已经决定表白了,能知道一点是一点。”听暖暖这样,她有点失望的点了点头。

看着同桌开始拿出自己的纸笔,便问:“你这是在写情书吗?”

“是啊,你没有写过吗?”听着暖暖的疑问,同桌抬头问。

暖暖摇头。

“难道你没有跟人表白过?”同桌又问。

暖暖再次摇头。

同桌像是被暖暖打败了一般,最后问道:“那你总有自己喜欢的人了吧?”

暖暖一听她这样问,下意识的摇头。

“怪不得你不懂,没事,我现在就跟你说说,这对你以后很有帮助的。”同桌最后拍了拍暖暖的肩膀感叹着说。

暖暖点头。

她说:“暖暖,你以后遇见喜欢的人就要跟他说,虽然我们不知道他会不会是我们后半辈子的另一半,但是我们不去争取呢,就绝对没有机会去证实。而且,回忆起来总是会成为遗憾的,起码我们在遇见对方,喜欢对方的时候,争取过,就是对得起我们喜欢的那份心意。懂吗?”

暖暖看着对方,最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同桌看了看暖暖最后叹气道:“不和你说了,我先写我的情书去。”

看着同桌一会儿停笔,一会儿下笔,暖暖转头看向窗外,想着,也许,诚如他们所说,为自己的那一份喜欢勇气一回又何妨。

看着时间在走,暖暖最终还是写上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封情书,寥寥几字就是自己这两年多来的心意。至于结果怎么样,当然是了无音信,沉入大海。这,却只是暖暖一个人的想法。

后来璇之对暖暖说,他没看就撕了丢进垃圾桶。而暖暖只是看着蓝天外的青山,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心连任何的涟淤都起不了。毕竟在暖暖看来,当书笔墨尽的那一刻,折纸传音的那一刻,一切都已经被埋藏成了曾经,已经变得不再重要了。

本书首发来自必读文学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