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文学 > 校园言情 > 致命诱惑

第32章父亲的背

“暖暖,这个星期你回家吧?”刚放学的时候,璇之就过来问暖暖。

“是啊,你也要回去吗?是一个人还是和村里的人一起。”暖暖问。

“和村里的人一起回去。”璇之说。

“那路上注意安全,下个星期见。”

“下个星期见。”

除了每年的清明节后的一个月里暖暖不会回到家里之外,其他的时间,暖暖每个星期都会回去。这段时间,刚刚过了采茶的时期,所以星期五下午一放学,暖暖就准备着收拾东西回家去。

“暖暖,等我们一起。”已经走出校门的暖暖回过头来,见到是龙泽西和石劫一起,便笑问:“泽西,我还以为你要等到我走上大坝的时候,你才会追上。不过石劫,你和泽西一起,是准备去他家玩不成?”

“是啊,欢迎去你们那不?”石劫笑着说道。

“怎么不欢迎,反正你又不是去我家。”暖暖耸了耸肩无所谓道。

“走吧!”泽西说。

一般星期五放学回去,暖暖都是和泽西一起,因为一路上两人有话说,但是都是关于学习这方面的。正因此两人常常走到一起,还被人给误会了,每每听着这些八卦,暖暖都会无语的想到,自己才不会**什么的。话说按照辈分来算,对于泽西暖暖应该叫小叔叔,所以说这不是**又是什么?当然对于这些都是心里明白就成,暖暖才懒得去计较解释。

平常泽西的话很少,暖暖也不知道两人是怎么走到一起的,不过现在两个人是好朋友。

“暖暖,既然去了你们那,等下你欢迎我去你家不?”走在破烂的公路上,暖暖走在最边上,泽西就在暖暖的左手边和石劫一起。

“欢迎,不过我可说,我家没有什么好菜招待你的。”暖暖说。

“没事,反正我是去玩的,又不是去的吃的。”

一路上,几人都是边聊边走。

以前的小路不见了,二组三组那个弯儿自从暖暖住宿之后就再也没有走过,因为那里已经修了桥,不用再绕那么远了。而以前难走的路,也都已经不见,而是变成了如今的公路,虽说这公路都是石子铺的,还没有修得那么的好,但是比起以前已经不知道是好了多少倍。

路的两边的树还是依旧如初的站立着,只是比以前高大了许多。

时间在变,人在变,所处的环境也都在变。变化是无情,也是有意的。

“泽西,你看晚上有人陪你晃荡了。”暖暖说。

“那暖暖你在家不忙吧?到时我们可以一起玩。”石劫说道。

“有空的时候吧,我在家可不是很闲的,是吧?泽西。”

“恩。”

如今,已经上了初中的暖暖,家里在去年的时候已经建起了自己的小房子,对于不用住在叔叔家的暖暖来说,虽然这个房子只是用几块砖头筑起的一个小房子,拥挤得不得了,但是暖暖还是觉得这家是温暖的。

暖暖的家,搬到了村子中去了。此处很明亮,后面 同样是一片竹林,但是却不是之前叔叔家的那样,后面没有人家。往往要去别人家玩耍,都是直接走去后面。这边显得多了几分热闹,而门外也是亮堂堂的。

走到自己家门口的时候,暖暖说道:“我家到了,我就先进去了。”

“暖暖,这就是你家吗?”石劫有点惊讶的问道。

“恩,是啊!看来我是想欢迎你过来,不过没地儿给你坐了。”暖暖在自家的桃花树下晃了晃手道。

“没事,外面不是还能站人吗?”

“那暖暖,我们就先回去了,之后找你玩。”泽西说道。

“好,你们去吧!”

暖暖的家,是临时的,所以只有暖暖见到的那种小商铺的大小。分成两格,里间是爸爸妈妈的所住的房间,只能放着一张木床和一个爸爸做的衣柜,但是还是显得很是拥挤。前面是做饭的地方,上面是几块木板做成的简陋的二楼小床,是暖暖和弟弟的床,所以每每暖暖和弟弟都要在没有做饭之前起来,不然就会被柴火的烟雾给熏到。

暖暖家的门,是用简易的几块木板拼成的,刚开始的时候,暖暖总是不得要领怎么开门,之后才慢慢的习惯这一块块拿出的开门方法。暖暖家这里,可以说没有院子,只有一小片的泥土地,前面围着的不知名的小灌木一排排的长着。再前面就是人们放牧牛羊所要走的路了,上面铺着大小不一的石头,相接的石头缝里面,长得翠绿的小草,每天早上,都是身姿摇曳的悠然。

暖暖家的对面,是暖暖的喜爱,因为开门后,在花开的季节里,就可以看到对面桃花灿烂的美丽。而那一片桃花树的前面则是菜地,每一个时节都有不同的特色。

“呵呵。爸爸,你把这个给我,我来画。”暖暖还没有进门的时候,就听到小妹龙荆的笑声,暖暖知道肯定又是爸爸逗着小妹玩儿了。

“乖,爸爸再教你。”爸爸的声音依旧是低沉,但是不同于平常的话语,而是有着微微的宠溺,语气中带着欢喜与笑意。这正是暖暖所羡慕的,也所奢求的。

“妈,我回来了。”暖暖说道,然后走进那只能容一个人侧身进去的门。

“回来了,饿了就自己炒点菜吃。”里面传来的是妈妈虚弱的声音,这段时间妈妈的身体大不如前,这让暖暖总是不敢去看,怕忍不住心中的酸涩。

“恩,知道了。”暖暖把书包往上面的床上丢去,然后开始刷锅给自己炒午饭吃。

“阿姐,我也要吃。”妹妹从里面跑出来道:“阿爸也要一份。”

“恩。”暖暖低头答道。

这个时候弟弟小威还没有回来,想是在半路和其他的小孩玩闹了。

“荆,过来,爸爸再教你画其他的。”里面爸爸的声音传出。

“阿爸,我就来,这次我要画一只米老鼠,老师说米老鼠很可爱,不过我觉得老鼠很是讨厌,天天来偷吃,没有书上的来得可爱。”龙荆说道。

这边暖暖一边烧火,一边听着里面的笑声,偶尔还有妈妈插上一两句话,暖暖觉得特别的心酸,有那么一刻,似乎这个世界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那一切,都是暖暖怎么努力也融入不了的。

暖暖的记忆中,爸爸没有对暖暖笑过,若是有,也许就是没有记忆的幼儿时代吧!暖暖想。有时候暖暖又莫名的恨着自己,恨不得自己没有来过这个世界,就不会有这样不满足的心理。

“荆,你真厉害,不错不错,有你爸当年的几分。”

“爸爸,你当年很厉害吗?”荆的声音里,满是好奇。

“呵呵,你爸可厉害了,我当年刚嫁给你爸那会儿,还看到床底下垫着的很多奖状呢!”妈妈透着丝丝的笑意说道。

“哇,这么厉害。”龙荆惊奇鼓着巴掌,接着说道:“爸爸,我们真赶不上你,一张都没有。”

听到妹妹这样说,暖暖倒是想起来了,自己曾经得过一张期末考试的第三名,记得那会儿拿到手上心中的激动,一放学就迫不及待的回家,看到爸爸在家的时候,就立马给他展现过去。

但是接下来就是一句:就这点成绩,得奖了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一点笑意都没有,倒是妈妈表现得很高兴,但是暖暖还是把奖状偷偷的藏起了。直到后来云纱说:若不是某某同学生病了没来,那奖状也轮不到到你来拿。羞愤的暖暖,回家拿出奖状就直接撕了丢进火堆里,让妈妈都来不及阻止。

也许,暖暖不会想到,发奖状无关生不生病的事,有的还不是放着等生病的同学来上学再给?所以说,这就是嫉妒。这是很久很久以后的暖暖才会想明白。不过得不到关注的暖暖,撕了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放油,炒饭,暖暖一边翻炒,一边想着曾经又是一阵心酸,最后叹了一口气,才把饭盛出来,洗锅。

“饭好了,你们洗手来吃吧!”暖暖说。

夜幕来临的时候,静悄悄的,暖暖躺在床上,转辗反侧睡不着,直到很久之后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早晨还是天蒙蒙亮的时候,暖暖是被痛醒过来的。肚子右侧一阵又一阵的痛,暖暖在床上翻来翻去的难耐,最后爬起来。而床上的弟弟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这睡得还真是猪一样的。

“怎么这么早?”暖暖的动静惊醒了妈妈,因为白天睡晚上睡的缘故,所以很浅眠。

“妈,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肚子好痛。”暖暖一边捂住自己肚子,一边走进里间道。

“怎么会肚子痛,不会是吃坏了什么东西了吧?”妈妈有点紧张的起身。

“不知道,但是好难受。”说着暖暖眼眶一酸,泪,无声无息的下落:“妈,我好难受。呜呜。”

“暖暖,别哭别哭,我看看。”说着妈妈爬起身来。

“是这里痛还是这里?”说着用手按住暖暖的肚皮。

“右侧这边,一阵一阵的,不是很痛,但是却从骨头里的难受。”暖暖说。

“怎么了?”这时候爸爸起身问道。

“暖暖不舒服,你去做饭,等下我们去医院看看。”妈妈披着衣服对着起身的人道。

“暖暖,来躺躺,可能会好点。”

听着妈妈的话,暖暖爬上爸爸妈妈的床,这时候小妹也被吵醒,直接起来。

但是躺上一会儿的暖暖,肚子还是一阵阵的痛,反而一点都没有见好。这个时候的暖暖还学不会忍耐,所以痛就是彻底的哭着闹着,想要发泄那种难受。

“暖暖,你别哭了,我头疼。”妈妈捂着头,靠在床头边。

“但是,真的很难受。”暖暖满脸的泪痕,然后难受的在床上,打着滚,更是不解恨的用拳头打上几拳。

“呜呜,我难受。”

看着暖暖哭泣打滚,床头上的妈妈也想,听着暖暖难受,她自己本身就不舒服,现在脑袋更是一阵阵的刺痛。

最后是两个人吵着,让小妹龙荆在一边,轻抿着嘴角不说话,然后主动的帮爸爸做好饭菜。

“好了没有军。”妈妈又再一次催促爸爸。

“快了快了。”

“你快点,我快受不了了。”

在暖暖的哭声中,和妈妈的偶尔催促中,爸爸终于做好了早饭,但是却没有吃上几口就放下碗筷道:“走吧!”

然而,走去医院的路上,暖暖却是走不了几步路,就腿软,

“走不了?”爸爸问,然后就走上前蹲在暖暖面前,双手放在后面道:“我背你走。”

这一刻,天下起了朦朦细雨。这是十几年来,暖暖第一次爬上爸爸的背,一如暖暖所想的那样,很温暖,很安心。一边是妈妈帮忙撑着伞的手,在这雨中,暖暖觉得似乎这来的突然的病痛,再痛一点也是值得的。

本书首发来自必读文学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