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文学 > 校园言情 > 致命诱惑

第27章你没家

回过神来看到的是面色不善的林姿,对于林姿的不友善,暖暖只是扫了一眼,就不再理会,因为此时上课铃声已经响起来了。

“暖暖,我有话问你。”放学的时候,暖暖收拾好书就要回去,林姿挡在暖暖面前道。

“恩,问吧!”暖暖站起身,把书包背在身上,抬眼看了看林姿道:“我的时间很紧,要是不是什么要紧事的话,就不用在这里浪费时间。”

“你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冷淡?我哪里对不起你了?”林姿说。

“你要说问的就是这事?”暖暖看着林姿,然后话锋一转道:“要说对不起,也是我对不起你不是吗?有些事大家还是不要说开了好,这样会很丢人的,我想你也是这样认为的不是吗?”

“好了。”暖暖摆了摆手,阻止了林姿想要说的话,因为现在暖暖什么都不想听,然后开口道:“那,现在你还有什么事吗?之前的我可是已经回答你了,请问你可以让开让我回去了吧?”

“好!龙暖暖,我在这里跟你说清楚,我们绝交。”林姿咬牙切齿的说道,然后一巴掌甩在了暖暖的桌子上,转身离去。

“这样更好。”暖暖低声。

“那两人怎么回事?这么大的火?拍桌子手肯定很疼。”边上还没有走的一个同学嘀咕着说,暖暖一看过去,立马吓得禁声,而暖暖只是看了一眼,就走出了教室,什么也没说。

回去姑姑家的路上,暖暖是一个人,一个人走,一个人的慢慢胡思乱想着,莫名其妙的,有的或是没的。

说起姑姑家,暖暖很少过去。第一次去姑姑家的时候,是在暖暖的记忆中。

那次是姑姑家那边有客,所以暖暖和家人一起过去,从此知道了自己有一个姑姑。后来暖暖读学前班了,被家人放在姑姑家几天。

学前班之前的暖暖,在认识的人面前不是如现在的一样。而是好动的,自恋的。暖暖一直记得,第一天去姑姑家,就说自己会跳舞还要跳给他们看。然后放下了碗筷,就在她家的黑白电视机前,跳起了《两只老虎》来,最后是笑喷了一家人,还无知的问道:跳得好不好看。

“喂,暖暖叫你呢,怎么走那么快?也不等等我。”石园气喘吁吁的追上来道。

“是你啊!”暖暖回头。

“不是我还能是谁?”石园走上前,一手搭在暖暖肩上边走边说道:“你不会是糊涂了吧?走那么快,害我一路追。记得啊!去学校的时候,一起。”

“可以。”

到姑姑家的时候,两人才分开。石园家就在姑姑家后面,很近。

面前的姑姑家和暖暖的叔叔家差不多,不过里面比叔叔家好一点,同样几块木板的门,让暖暖觉得亲切。而暖暖的叔叔家后面就是竹林,所以显得阴暗。姑姑家则是亮堂堂的,后面两边都是人家,前面则是一块稻田。

姑姑家之所以这样,也是因为姑爷的原因,爱打牌赌博所造成的。看来,想要不劳而获的发财捷径是几乎没有的,不然到头来,只能是害人害己。

“暖暖,回来了。”表妹麻薇刚好出门,便看到傻傻站在路中间的暖暖道:“别傻站着了你,快去放下书包和我一起洗菜去?”

“哦!好!”暖暖反应过来,从稻田的堤坝上穿过走进门去,放下书包。

菜地离姑姑家并不是很远,从石头铺成的小路走上去就是了,途中会路过水井,到时回来的时候也就是在这井里洗菜的。

“姑姑呢?我怎么没有看到她在家?”暖暖问。

“走亲戚去了。”

“哦!”

在水井边,两人偶尔聊上一两句,一边快速的洗菜。因为回到家里吃饭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七点的自习,八点半下晚自习,所以在五点中下课之后的时间,也就是两个小时而已,还没有算去走路来回的二十几分钟。

上学放学,是学生该做的事。

姑姑家的小孩读书都是很厉害的,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家里,常常有人夸,所以很大的程度上,暖暖的爸爸最喜欢的就是拿来对比学习中上等的暖暖。其实往往这个时候的暖暖最想说的就是一句:我是我,她们是她们,但是最多也就是心里说说罢了。

饭后,暖暖是和石园一起去学校的。石园和暖暖是不同的班级,所以很少的时候是走在一起的。

表妹麻薇和暖暖是同一年出生的,但是读书却比暖暖晚一年。至于表姐麻唯则是比暖暖大,已经是初二的学生了。一般的时候,暖暖很少不是和表姐一起去学校的。

一个半小时的晚自习,有时候难熬,有时候又是很快的就过去了的。

此时的教室里安安静静的,只是烛火在摇曳着。每个晚自习都是如此,因为学校没电,所以每个学生都要自备蜡烛,往往一拉开抽屉的时候,见到最多的就是蜡烛。

在蜡烛下看书,习惯了也就不吃力了。

一个半小时在不知不觉间渐渐流失,终于在讲桌上老师说可以回去了的时候,暖暖才惊醒,把该放抽屉的放好,该拿的拿在手上,一下子直接冲了出去。

晚自习后的路上并不是很安全,不过暖暖觉得自己一直是最安全的那个,因为自己矮小的一个,别人都是拿看小孩子的眼神看待。所以,在流氓横行的夜路上,暖暖从来没有觉得可怕过。

跟着人流,暖暖找了表姐。

“唯。”暖暖乖乖走过去。

“还有几个人,等下一起回去。”表姐麻唯拍了拍暖暖的肩膀道。

“恩。”暖暖点头。

终于,不同光束的电筒照过来后,暖暖知道,人到齐了。

回去的路上有十几个人,因为之前刚刚下过雨,所以路不是很好走。而且有手电筒的人也不是很多,所以几个几个走在一块是很正常的。

“啊!啊!啊!”暖暖因为走在差不读最后去了,只听到前面的女孩子在尖叫,然后就是一阵晃乱的脚步声,连带着最后的几个女孩子也惊恐了起来。

刚刚走到一个下坡路,一个二个跑了起来。

“放手啊!啊!”不知道是谁被扯到。

一阵晃乱的脚步声从暖暖身边晃过,等暖暖一步步走下坡了之后,之前一起的人一起到全面好远了。

“你们这群混蛋,大晚上的发神经啊!”暖暖一脚深一脚浅的说道:“跑跑跑,害我都快看不到路了。真不明白,有什么好怕的,又不会吃人肉。”

“哟呵!哟呵!哟呵!”身后流氓的声音搅得前面的人群更是快速的远去,把身后慢慢走的暖暖气个半死。

“又没追来,有必要吗?”暖暖说,可惜没有人听到。

等暖暖跟上大部队的时候,已经是到了村口了的。

“暖暖,你鞋湿了。”表姐麻唯看着露出脚趾头的暖暖白色帆布鞋道,上面还有着黄色的泥土脚印,应该是有人跑的时候,不小心踩到的。

“没事,我回去洗洗就好了,明天还能穿。”暖暖说。

跟在几人后面,暖暖抬头看了看,这里除了几个是后面一点的等之外,村头的都已经回到家了。

“我们回去吧!”

“恩!”

回到姑姑家的时候,表妹和表弟已经梳洗好了,准备睡觉。

暖暖来的时候,表姐一般很少睡在家里,而是和同村的女孩子一起睡。所以,洗好了脚的表姐出门去了,只有暖暖和表弟表妹两个人。姑姑还没有回来,姑爷肯定又是去哪鬼混去了。

“今天我爸妈不在家,阿贺和我们一起睡。”表妹麻薇对正在洗脚的暖暖道。

“好。”暖暖回答。

两人收拾了就躺下睡觉,暖暖一个人拿出刷子,慢慢地洗刷在家的鞋子,然后翻出针线缝制开着的口子。

“薇姐,阿爸阿妈要什么时候才回来?”表弟麻贺问。

“妈明天就回来,爸我就不知道了。”麻薇回道。

此时的麻贺已经四五岁了的,还没有到读书的年纪,所以一般没去学校的时候,都是麻薇带着。在麻贺之前还有一个小表弟,暖暖对于他还是有点印象,很可爱。和小妹龙荆是一年的。不过后来因为病,打针给医生打错药,没来得及用上解药就给病逝了。

“薇姐,一是不是这样写的?那二就是两条横线吗?一条短的在上面?一条长的在下面?”麻贺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伸出来,在麻薇的眼前画着。虽说黑夜看不到,但是还是可以感觉得到的。

“恩,阿贺好厉害,那三会不会写?”麻薇转过身问。

“会,就是三天横线是不是?在二的中间加上一横。”麻贺写完的就问。

“恩,就是这样样子写的,你再写其他的。”

暖暖缝着鞋子,一边听着床上两人的嘀咕声。等暖暖弄好了一切,爬去床上的时候,两人还在说话。

突然麻贺坐起身,趴在麻薇身上,凑过来问暖暖道:“暖暖,你明天是不是还要来我家住啊?”

“肯定的。”暖暖躺下后点头说。

“那明天的明天也要来?”

“恩恩,不止是明天,还有后天,大后天,基本上以后都会过来。”

“那,暖暖你是不是没有家?不然你怎么老是住在我家呀?”麻贺问,中间麻薇一句话也不说。

一句没家的话语,让暖暖僵住的了身体,那样的话真是的是童言无忌吗?暖暖真的很怀疑。

本书首发来自必读文学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