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文学 > 校园言情 > 致命诱惑

第26章不要也罢

当原本的喜悦退去,只剩下无尽的伤心,但是暖暖还是鼓起勇气听完最后的话语。

“林姿,你怎么老是叫暖暖帮你忙啊?不怕她哪天不理你不成?”寝室里面,几个人或躺或坐着相互聊天,不知道不觉聊到了暖暖,一个同学问道。

“我怕什么,暖暖才不敢不理我呢!”林姿支着下巴,躺在床上,晃着脚丫子漫不经心的说道。

“你这么肯定?”

“那是当然。我跟你说,暖暖那家伙,每次买零食都是我给她的,没见过她自己买过一次给我吃。若不是看在她听话,好用的份上,我还不想理她呢!”林姿侧了一下身子道。

“话不能这样说,我看暖暖很重视你的呀!”

“重视什么?还不是看见我有钱买零食。”说到这林姿在心里鄙视了一下,然后说:“再说了,和她一起很没意思,你们知不知道?暖暖特别粘人,你们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老是跟着她。而且你们还不知道吧?那个家伙都不知道什么叫帅,和她一起走,特别的没有意思,不是在教室看书,就是在一旁发呆的不知道做什么。一放学就迫不及待的回去,整个人呆呆的笨笨的,还瘦不拉几的。刚开始的时候,还觉得这样的人也许不错,过了几天之后就会觉得这样的人特别的让人烦。”

“呵呵,林姿,你说了那么多,既然不喜欢干嘛还和她一起啊?”林姿的上铺凑过来问道。

“这个你就不知道了,一个不漂亮的女孩子和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在一起别人会怎么看?”林姿坐起身得意道:“这个你们就不知道了吧?当然别人都会看向漂亮的女孩子了。这可是我看了好久的电视的出来的结论的。”

“林姿你这样不怕暖暖知道后生气吗?”一个声音弱弱的问道。

“怕什么,反正就那个穷丫头,还能把我怎么着?”

“也对。话说林姿,来了新学校之后,你好久都没和我们一起了。”林姿对面的一个同学说。

“还不是暖暖的错,你以为我不想啊!说了一句朋友,还真把我当妈的对待,真不知道她是不是有病?自从和她一起之后,我这个星期的钱都快花完了,真晦气。”

“你就说吧你,我想别人对我这么好我都找不到。”上铺的笑着探出身子下来对着林姿笑道。

“切,就你那样,谁叫你没有那个命啊!”林姿一脚踢了踢上铺的床板道。

“对了,林姿我们说了那么多。话说都这个时候了,你家暖暖怎么还没有来找你啊?”对面的看了看手表问道。

“什么我家暖暖,别说得我们很亲似的啊!就她把我当朋友,我可是从来都没有往心里去的。说道朋友两个字,她啊!还不够格。”

“呵呵,林姿,你够绝的。”对面的人对林姿竖起了大拇指道。

“我绝什么绝,反正我们在寝室说她也不知道。”林姿撇嘴。

“小心隔墙有耳。”上铺说。

“哎呀,杨霞,反正隔壁寝室的又不是我们这一届的,谁知道我们说的是谁?再说了,知道了又怎么样?”林姿不在乎的说道。

“我说,杨霞,你什么时候语文这么厉害了?”对面的笑道。

“龙洋,你不觉得我一直很不错吗?”杨霞笑道。

接着几人又聊了一下其他的,比如二班的一个男生,或是某个女孩子又怎样怎样了的话题。

门外,暖暖感觉自己似乎站了一个世纪长,知道身子快要倒下的时候,才慢慢的挪开步伐走开。

暖暖听到这样的话不是不生气,而是已经生气到了无法发泄的地步了。

离寝室不远的,是几颗大榕树,看着树木的高大,暖暖一如小时候的蹲在一边,把自己缩成一团,也把自己圈入了自己的世界。

这个时候的暖暖才明白,朋友不是说说就是朋友的,朋友,是放在心里而不是嘴里。暖暖才发现,原来珍惜也有得不到的时候,自己不应该急切的渴望着这些。想着往日,想着自己的付出,暖暖心里莫名的一酸,眼眶不可控制的落下泪来。

“笨蛋暖暖,你还真的是笨蛋,为这种人哭不值得。”暖暖一手擦着自己的眼泪一边说道。

“你看看你多白痴啊,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看吧!报应来了吧?”一手拿着小树枝,死命的戳着榕树下的裸露泥土,把它当做自己来呢喃着骂。

“还有,你看看你还好意思掉眼泪,若是我都觉得羞耻,这有什么可哭的。”但是眼中的泪水根本没有听到暖暖话语,而一直落下,暖暖一边擦泪一边说:“哭哭哭,你就知道哭,你知不知道现在的你很懦弱唉!你想想啊,你现在知道了她是怎么对你的,不就是上天对你的好吗?都说晚知道不如早知道,人家还是早死早超生,你这样,以后不就可以不伤心了吗?”

话锋一转暖暖又说:“但是毕竟是第一个朋友,第一次知道什么不叫孤单,什么都有人一起,怎么能不伤心?明明,明明很努力的去维持,去做,明明很听话,但是真相却是让人不敢相信能不伤心哭泣吗?原来竟是我的奢望。”

“暖暖,不哭,不哭,你说坚强的孩子,你是不可以哭泣的。”一边擦拭泪水,一边抬头,让眼中的泪水不在下落,说:“哭泣什么都不能解决,都已经发生,都已经知道了不是吗?接受现实才是对自己最好的,现在还来得及。”

“当当当。”第一道午休后的钟声已经开始响起。寝室食堂,操场,一个个快速的跑去教室,就怕比老师慢上一步。

暖暖站起身,看着教室的方向,想了想最后还是走去水池边,接水洗了一把脸,然后轻拍自己的脸颊道:“暖暖,所有的所有都会过去的,现在的你应该收拾好你的情绪乖乖的去上课,既然这样的友谊代价太大,那不要也罢。”

暖暖的伤心,来得快去的也快,自言自语,自安**,暖暖的心终于不再想之前的事。

“报告!”暖暖站在教室门口,气喘吁吁。终于还是落后了老师一步,最后不得不低着头站在教室门口道。

“干嘛去了?钟声都敲响了还不知道回教室?”老师站在讲台上不悦的看向暖暖。

“老师,我错了。”暖暖说。

“进来吧!下次不许迟到。”

“是。”

暖暖低着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没有看向林姿一眼。

“暖暖,你怎么回事?今天没有去寝室还迟到了?“林姿在身后用笔杆戳了戳暖暖的背部,小声的问道。而讲台上,老师正在声色并茂的讲着中国古代伟大的诗人李白的诗,并没有发现下面的异常现象。

暖暖对于身后人的动作,则是直了直身子,然后紧贴着自己的桌子,努力的把身后忽视。

“暖暖,问你话呢,你听到没有。”暖暖的无动于衷,迎来更大的戳劲。

“上课。”暖暖无奈的小声道,头也不回。

“有病。”身后林姿不满的嘀咕。从上课看到暖暖迟到的时候,林姿就觉得暖暖很奇怪,低着头,走回座位上的时候也不看自己一眼,而且问话的时候也不回答,这让林姿不爽。看了一眼前面认真的人,林姿说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说就不说,我还懒得理你呢!”

这节课,暖暖听得很认真。

下课钟声响起,原本坐了半个小时就坐不住的同学们,终于可以下课了,一下子把上课瘪的,下课都快速的去处理。

“暖暖,一起去厕所吧?”林姿站起身,走到暖暖边上道。

“不去。”原本趴在桌上的暖暖,起身,把脑袋对向自己同桌的这边。这时候的暖暖才发现,自己的同桌是一个话很多的男生,一直叽里呱啦的和前面的同学说个不停。

“暖暖,你怎么回事?一幅爱理不理的样子,我得罪你了不成?”林姿一巴掌拍在暖暖的桌子上。

“你没有得罪我,我就是不想去而已。”不得已,暖暖抬起头来,正视这个自己曾经以为善良的面孔,此时此刻却是怎么看怎么不着调的不顺眼。

“哼!你行,以后别来找我就是了。”林姿转身,走到最后几桌问道:“杨霞,龙洋,龙缘,你们去不?”

“嘻嘻,我刚想叫你来着,你就来了,我们一起去吧!”杨霞道。

“你们怎么了?刚才我看见你在暖暖哪里说了什么?”龙洋好奇的问。

“你们不会是吵架了吧?”龙缘说。

“哼,还不是暖暖,以为自己很了不起的样子,不去就不去呗,还爱理不理的,神经病一个。”接着话锋一转道:“懒得说她了,一说起她我都鸡皮疙瘩掉在地上了,恶心。我们走吧!”

“恩,走吧!再不去就迟到了。”龙洋说。

“恩,走吧!”

看着从自己眼前走过的几人,听着这样的话语,说不伤心是假的,但是嘴长在别人身上,暖暖又能怎么办?难道还上去撕了不成?

“嘻嘻,你的名字很好听,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你课间的时候在教室没有出去。”原本和别人说话的同桌,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学着暖暖一样,趴在桌上,脑袋看向暖暖说道:“对了,看你这几天特别的忙,你肯定是没有记住我的名字吧?”

“那个。”暖暖有点不好意思的开口。

“没事了,我现在说也不迟,我叫龙审。我可以叫你暖暖吧?一听你的名字,给人的感觉就是暖暖的。”男孩龙审阳光的笑脸,让暖暖原本阴暗的心莫名的转云。

“我。”暖暖开口。

“嘿嘿,没事,我懂,大家都说我一张嘴就是不停,你不要介意就成。”龙审有点红的脸色,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来。

“不介意。”暖暖摇头。

龙审,一个很阳光的男孩,话很多,很聒噪,但是却不烦人。

“不介意就成,对了我这个道题目不怎么会做,我看到你都没有停下来,可以教教我吧?”说着便从抽屉里拿出数学本子来,放到暖暖的面前道。

“可以。”暖暖点了点头,然后拿出自己的草稿本,一笔一划,一字一句的给自己的同桌分析了起来。

暖暖忘我的说,等给同桌解析完了之后,直起身子,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林姿已经站在了自己的桌旁,正面色不善的看着自己。

本书首发来自必读文学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