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文学 > 校园言情 > 致命诱惑

第20章晴天霹雳

“牛死了。”

犹如晴天霹雳,暖暖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接着摇头道:“什么?牛死了?不可能。”

“就是啊,不可能,早上我和姐姐去学校顺道放牛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死了呢?”小威也是一脸的不敢置信。

然而牛棚里只剩下一只幼崽而已,所以暖暖只能和弟弟小威双双的站在栏外看着里面,小牛不安的吼叫。

这个晚上,被窝里,暖暖和小威偷偷的哭泣。

“暖暖,你说这是不是阿爸和阿妈的玩笑啊?牛怎么可能会死呢?你说是不是?他们在骗人。”小威爬到暖暖的床头,和暖暖一起睡,把自己的脸埋在衣服下。

“就是,它又没生病,怎么可能死了呢?难道是阿爸阿妈觉得它太麻烦了,所以宰了去卖吗?”暖暖把自己的蒙在被子里,幽幽地说道。

“暖暖,那以后是不是我们就没有牛放了?”小威把头抬起来侧过看向一边的暖暖道:“你说阿爸会把小牛怎么处理?”

“不知道,应该会卖的吧?之前听阿爸和阿妈说的。”

“暖暖,你说家里以后还会再买牛吗?”

“那你想要阿爸买吗?”

“不想,你呢?”

“我也不想,因为若是不在的话会很伤心的。”

“我也是!”

姐弟两人嘀嘀咕咕的说着说着,渐渐地进入了梦乡,梦里暖暖又是放牛,以往暖暖都是不喜欢放牛的,但是这回的暖暖很开心。欢喜的把牛赶去绿油油的草地上,偶尔还用弯刀把牛割草,让它和它的孩子吃个够。牛吃饱的时候,暖暖把它们赶去小溪边,爬上牛背帮它搓洗,看着它舒适的扇动耳朵,暖暖就觉得特别的有趣。回来的时候暖暖还帮它们铺上很多干草让他们睡得舒服,可是第二天要去放牛的时候,暖暖找不到牛了,只留下小牛在哞哞直叫,听得暖暖心疼不已。暖暖开始疯狂的找,但是怎么也找不到,所以暖暖急哭了。

“暖暖,暖暖,醒醒,醒醒。”小威摇晃着暖暖的身子,叫道。

“小,小威?”暖暖睁开眼,看见的是小威担忧的看着自己。

“暖暖,你做做噩梦了?”小威坐起身问。

“噩梦?”感觉眼角有泪,暖暖从被窝中伸出手来,轻轻擦拭后咧开嘴笑道:“对啊,做噩梦,梦见牛找不到,所以急哭了。”

“暖暖,牛它死了,可是它还有它的孩子在。”小威说:“我们起来给他喂草吃去。”

“恩,好!”

姐弟两人起来的时候,妈妈已经做好了早饭,所以姐弟两人只要梳洗过后就可以吃饭了。

饭后,两人出门走去牛棚,爸爸早两人一步把牛栏移开,嘶叫了一个晚上的小牛立马狂奔着出去,愣住了爸爸和刚来的暖暖和弟弟。

“阿爸,是要放牛吗?”暖暖有点愣愣道。

“没。”

说着就要跟过去,但是小牛不管怎么叫都不听,不让人接近。最后停在了邻居门院前的柿子树下,这是平常它和它母亲所要走的路。

“爸,是要卖掉吗?”小威仰起头看着爸爸没有情绪的脸庞问道。

“阿爸,不能不卖吗?我们可以养好它的,我们会乖乖的早起,乖乖的放牛,再也不推来推去了,阿爸?能不卖吗?我们舍不得它。”暖暖侧过头,隐去自己眼眶的泪水道。

“必须卖,没断奶,我们养不活。”

“那我去把它带回来。”暖暖看着还在找母亲的小牛,最后想了想,不见不思念也好。

暖暖放开小威的手,学着平常叫牛的声音,看着小牛傻愣愣的倾听,偶尔还附和着叫一两声,暖暖有着说不出的心酸。

小牛任由暖暖接近,没有警惕。

“你怎么这么乖?不知道我会舍不得吗?”暖暖伸出自己瘦瘦的小手抚上小牛的背部,然而小牛只是什么都不懂的,迷蒙的看着暖暖,似乎在问:主人,为什么我妈妈还没有来。

“回不来了,都回不来了,我们回去吧!”这回暖暖没有用竹鞭,只是用自己的小手把牛儿带回家,带回爸爸的身边,带回再也无法回来。

小牛,暖暖不知道是被卖给谁,自此暖暖家再也没买过牛。再伤心,学校还是得去,心,还是得拾回。

“你是说,当初你们解剖牛的时候,在里面找到一块蓝色的布条?”妈妈的声音有点大,让暖暖从睡梦中醒来。

“你小声点,孩子们都睡了。”暖暖听见爸爸这么说,接着又说道:“恩,而且看样子不是自己吃进去的,而是被塞进去的,这布条还很新。”

“谁人这么歹毒的心,把布条塞到牛的肚子里去?”妈妈的声音有点咬牙切齿:“那天我一天都找不到牛,最后在林边找到,尸体都快冷了。我以为它是去别人地里,吃到了农药袋子,难不成是他?”

“这事放心里就行了。”

“不然还能怎么办?又没有抓到人,有什么想法还不是都是往心里咽下去,只是可怜那牛,跟了我们几年就这样去了。”

“小牛卖了,我不准备再买了。”

“不买了也好,咱家就那点田,到时向别人家借一下就好了。”

接着爸爸妈妈又聊了会儿其他,但是暖暖一听说妈妈的那个是他,大概是猜出个所以然来了,除了那个自己的仇家还有谁?而且这种事也就是他家做得出来,这也不是没有根据的。

记得以前妈妈说过,就是云纱家的猪不小心跑到他家院子,被他家打断了脊背。话说赶出去就得了,有必要这样?而且又不是仇家,这也过火了。俗话说得好,人在做天在看?那天,看见了什么?暖暖迷迷糊糊的想着,就这样的睡着了。

时间是在向前走去,那么所有的事都会过去。对于牛的死因,暖暖家人并没有去追究,所以算是息事宁人了,两家也老死不相往来。

“妈妈,我不喜欢他们,把牛给毒死了。那我可以一把火把他家烧掉吗?”这天,和妈妈并在一起,暖暖看向一边打毛线衣的妈妈,突然问道。

“暖暖,谁和你说是他家做的?”妈妈惊讶的看着暖暖。

“他们说解剖牛的时候,发现一块布,不是他们家做的还能有谁?要知道这样坏的事也就他们家可以做得出来。”暖暖看着幽幽地火光,想着一把火烧掉的场景,然后回答道。

“傻丫头,你这个想法是要不得的。”妈妈摇了摇头,放下手中活抚上了暖暖的头发道:“暖暖,你还记得妈妈说过吗?饿到可吞牛,怒到可杀人。但是你要知道,有时暴力与追究死缠,也不是一件好事。”

“为什么?不是很解恨吗?反正他们那么坏,若是世界上的坏人都死光了,更好。”暖暖眨巴着眼不解的问道。

“你这傻丫头,你懂什么?世界上有了坏人才会有好人,而且这些都是你对于他的不满。”妈妈点了点暖暖的鼻头道:“但是啊!我的暖暖,现在的你不需要懂这些,你只要知道上一辈子的恩怨是上一辈子的。你这个下一辈的,只需要好好读书,学习,将来出人头地,不要让别人瞧不起就是了。”

“我还是不懂。”暖暖摇头。

“我的暖暖,以后都会懂的。”妈妈说着,有继续了手中的活。

暖暖看了看妈妈,然后看向门外,风还在轻轻的吹动着,从房里的漏缝中还可以看见飘下的落叶,然后暖暖咧开嘴回头笑道:“妈妈,也许我懂了,是不是就像你们对大舅舅的儿子一样的。爸爸和大舅舅一起做工,但是大舅舅吞了爸爸的钱不给,还记恨你们。你们见到他们的孩子的时候还是会嘘寒问暖,根本没有把对大人的情绪迁怒到大表哥和二表弟的身上是不是?”

“呵呵,我的暖暖真是聪明。”

“那妈妈,我也不会对他们对于我们家的伤害,但是我可以不喜欢他们。”

“喜欢不喜欢是暖暖的事,但是不可以恨,因为恨会做错事。”

“我懂了,妈妈。”

这个午后,暖暖明白,恨,有时候报复却不解气,还不如放开自己不去在意,毕竟都是过去的了。

“暖暖,我好想好想快点长大,这样就不用每天起早贪黑的去学校上课了。”上学路上,云纱和暖暖抱怨着。

今天的路比往常的难走,是昨天的雨后的缘故,所以这路满满的泥土,暖暖和上学的小伙伴们,都是穿着雨鞋,但是泥巴还是爬上了口子跑去鞋子里面来。这样的雨天,是暖暖最讨厌的,因为路的难度也在上涨,沾了一脚的泥,步伐也变得笨重。

“但是云纱,你不读书你能做什么?”暖暖又说:“而且一不读书的话就不好玩了,现在和我们一样大小的孩子都是学校了,在家不是无聊死?还要天天下地干活,守着一头黄牛满山跑,你受得了?”

“对哦!暖暖你一说我到时举得读书起码会有很多小伙伴一起玩。”云纱赞同的点头。

“不过你说得也对,长大了最基本的就是不会被欺负。”暖暖说。

“暖暖,若是我长大了,我就不读书了。”云纱豪言道。

“啊!暖暖,暖暖,你们过来看啊!看看我捡到了什么?”暖暖刚想说什么,就被走在两人前面的弟弟小威惊喜的声音打断。

本书首发来自必读文学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