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文学 > 校园言情 > 致命诱惑

第19章纷争起

“妈!”“妈!”

暖暖和弟弟惊呼,爸爸也放下碗,几人快速跑出门去。

拉开们的那一霎那,暖暖见到的是妈妈倒在一边,而碗筷则还在旋转着。有那么一瞬间,暖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妈,你没事吗?”

“妈妈,你怎么样?”

暖暖和弟弟只能焦急的在边上,而不敢去扶起。原本看热闹的人也快速过来帮忙,而罪魁祸首早早的跑开了。看着被送去医院的妈妈,暖暖和弟弟只能在家乖乖的呆着。

没过多久爸爸就气势冲冲的一个人回来,推开门,环视了家中一遍,然后走向农用工具堆里,翻找。

“阿爸,阿妈怎样了?”

“阿爸,阿妈没事吧?”

暖暖和弟弟两人直直的看着忙碌翻找的爸爸,急切的问道。

“在医院。”说着,然后拿起铲子就再度冲了出去。

“暖暖,爸爸这是要干嘛去?”小威红肿的眼眶不解的看着暖暖,脸上是哭过的痕迹还未干。

“我们跟过去。”暖暖擦了擦自己的脸颊,连忙拉起弟弟的手走出去。

“我打死你这个老混蛋。”说着扬起铲子就要砸下去。

“啊!”老人后退着跌倒在地,刚好躲过了砸下来的铲子。

“啪!”石头碎掉的声音特别的刺耳。

“喂喂,军,你冷静,你冷静点。”离得近的人一样子抱住爸爸的腰身,不让其过去,,接着说:“快叫人过来帮忙,我拉不住他,会闹出人命的。”

“军,军,你冷静一点。”说着又有几个人快速上前来,团团围住,不让铲子下落。

暖暖和弟弟,刚出家门不远,就看到几个人拦住爸爸,手脚并用的劝说。暖暖和弟弟不敢走近,就远远的看着。

“你们放开我,我要去弄死那老混蛋。”展现在暖暖和弟弟的面前是爸爸愤怒的挣扎以及紧紧的抓着的铲子不放。

“军,嫂子送去医院了,你现在就先放过他,打了他到时你也不好过。”村里的德高望重的老人说道。

“放过他,不可能,我孩子他妈还在医院躺着,他们不是喜欢来我家闹事吗?看我现在不打死他。”高高扬起铲子,惊吓了一边倒在地上的罪魁祸首。

“军,你放手,现在是嫂子重要。你冷静,冷静。”

“冷静?我冷静个屁,若是你们老婆我看你们冷静给我看。现在,你们给我放手,放手,我今天一定要弄死他,一定要弄死他,你们给我放手。”爸爸愤怒的样子让暖暖觉得特别的恐怖,但是暖暖还是觉得若是一铲子砸死那个老头子也不错。这一刻,暖暖觉得爸爸是世界上最帅的人,也是这世界上最高大的人。

“你还不快走开,想在这里被他一铲子给弄死吗?”看着惊吓住的人,其他的人也愤怒了,直接喝道。

“我,我,我这就走。”连滚带爬的样子,没有人有这个心思笑。

“你别走,给我站住,你不是闹到我家要说法吗?我现在就给你说法。”然而周身的人手,怎么也扭不开。

最后是一翻挣扎,众人不放手的紧劝,爸爸才休停。

“好了,好了,嫂子好在医院里,政府会给你们一个说法的。”看着终于冷静下来的暖暖爸爸,众人终于敢放手了。几人舒了一口气,连忙用手擦去额头上的冷汗。

这事的起因还得说起暖暖家后山的那块地下方的一片林子,自来都是暖暖家的。在分到户的时候就定下了的,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会有一朝被人惦记。

如往常一样,暖暖的爸爸一般很少在家,都是在别村做工去了,只留下暖暖和弟弟妹妹还有妈妈在家,一般轻活小事,都是暖暖他们来做,等妈妈觉得身体好一点了之后,一般会去后山收拾那块地,一起偶尔去林子,除个荆刺杂草什么的,这都是很正常的事。

这天,收拾着自家林子的时候,就看到村尾头的一户人家的老人来坎树,看不过去的暖暖妈妈道:“婶,这是我家林子,你家的不是在下面吗?这两片林子都是有界线的。”

“你家林子?见鬼了你,这整片林子都是我家的,当初分到户的时候就说好了。”老女人砍刀一丢,身子一直,立马大声的说道。

“婶,这话不能这么说,到户的时候,没家每户都是说的很清楚的,白纸黑字上也是有证明的。”暖暖妈妈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他嫂子,你也别欺负我这不识字的,说了我也不懂,不过这林子一直是我家的,别说什么界线,我根本没有看到。他嫂子,不是我说你啊,你也知道你们家三兄弟不够分那几块地,但是你也不能打我这林子的主意是不?这我们还是要说清楚的,在到户的时候,这林子一直分给的就是我家。”女子吐了一口唾沫,然后用手抹了抹衣角,接着弯下身子席地而坐,就这样一幅是不罢休的样子,高昂着脑袋看向暖暖的妈妈。

“你这是强词夺理,谁人不知这是我家的林子,别说我家林子和你家的挨得近九成你家的了,这也太不讲理了。”暖暖的妈妈也放下手中的弯刀,站起身子道。

“讲理,什么是讲理?我跟你说,这就是我家的林子,你们这帮不要脸的人,别以为我老婆子是好欺负的。”接着道:“穷人也要有穷人样,说别人家的是你们家的,也亏得你们家讲得出口,若是今天你没给我一个说法,别说我不讲情面。”

“是不是你家的,你自己心里清楚,不是吗?”

“哎哟,苍天啊大地啊!这都是什么世道啊?看看这都是个什么事,还有没有王法啊?”又说:“你们要作死了,死死的占着我老婆家的林子。这砍脑壳死的人家啊!占尽了老婆子的林子啊,你们这帮没有良心的,活该你家老娘早死,老子一早崩天,这作孽的不早死太对不起自己了。”

撒泼的谩骂声彻响整个后山,暖暖的妈妈实在不知道如何张口就收拾着匆匆回了家。

“妈,谁在后山骂成这样?”暖暖奇怪的看了看后山的方向,然后乖乖过去帮妈妈放下背篓问道。

“还不是村头的老麻家,真是晦气。”说着暖暖的妈妈就来气,你说你好好的就给遇上强盗了。

接连着好几天都听到谩骂声,暖暖爸爸回来的时候,也同样奇怪的是问道,这谁在后山骂。

“哎!还不是那老婆子,垂涎完这家又那家,这不,前几天看到她往我们家林子砍树,就说了一句。她非得说是他们家的,要我们给他们一个说法,这不没理就给闹上了,天天骂得不安宁。”暖暖的妈妈边收拾碗筷边不爽道。

“他们家就是那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不太过分,随她去。”暖暖的爸爸说道。

“只能这样,不然还能怎么办?”又道:“现在孩子们放牛经过他家都不能走,路都给堵得死死地,话说这路也不是他们家的。路通的时候,见一次骂一次,这人心肠够坏的,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息事宁人?”

“遇上这种不讲理的人,只能说倒霉。”最后暖暖的妈妈总结道。

后山的声音,似乎因为暖暖家的没有反抗而越演越烈,每每看到暖暖家人都是追着骂,骂不过,就撒泼着什么八辈祖宗都给上来了。最后就是直接找上暖暖家门,丢石头砸门威胁。

暖暖一直觉得,不自重自爱的老人,不必管他什么尊不尊老。然而,大人的世界,小孩子只能一边看着,但是有些恨,在心里扎了根。

这事在暖暖妈妈受伤这里给结束了,然而医药费她家并不想给,最后是怎么处理的暖暖不知道,那个时候的暖暖,只要有时间都会去陪妈妈。

等妈妈出院的时候,生活有似乎回到了宁静。

“小威,小威,你快点,我都快饿死了,回去早还能先吃饭再去赶牛回来。”暖暖拖着小威的手,跑在林间的小径上。

“暖暖,你别跑这么快了,我跟不上你了。”小威在后面紧紧的跟着暖暖。

突然像是看到了什么,暖暖站定了身子,不知怎么的暖暖有点好奇,又有点心神不宁。

“砰!”小威的脸撞上了暖暖的后背。

“暖暖,你在看什么?怎么不走了?”小威退后一步,用肥嘟嘟的小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头问道。

“小威,你看那里,他们在做什么?”暖暖指向河边的坪地上,大人们在忙活的声影问。

“暖暖,好像是谁家的牛死了吧?在解剖。”小威有点不确定。

“牛?死了?”暖暖回过头来。

“是啊!是啊!你看那里不是有牛角吗?”顺着小威的指向,暖暖看过去,真的是有牛角。

“小威,背对石堆的是不是爸爸啊?”看了一会儿,暖暖问道。

“哪里哪里?”伸长着脖子去看。“暖暖真的是爸爸哎!”小威高兴道。

“那不会是我们家的牛吗?”说着暖暖的心漏了一拍。

“我们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说着小威抬起步伐就要走下去。

“小威,我们还是不要了,等下回去晚了,爸爸会不高兴的。”拉住小威,暖暖摇了摇头。

“那我们回去吧!反正那死牛也不会是我们家的牛,你说是不是啊暖暖?”

“恩,我们早点回去就可以看到我们家的牛了。”暖暖点了点头道:“我们回去吧!”

走回去的同时,暖暖和弟弟都时不时的回头看去,然而什么都没有看明白。

本书首发来自必读文学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