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文学 > 校园言情 > 致命诱惑

第16章稻田里的牛

星期六星期天,是学校给学生的休息时间,是老师的休息时间。当然,也是暖暖的最爱,因为没有那厚重的书本,也没有了老师的异样眼神,更是不要饿着肚子,虽说已经习惯了没有午饭吃的的日子。

暖暖这边的地理位置很好,在没有涨水的日子,河的两边是以前的一些田地,自有了水库之后就没有在处理过,所以一到退潮的时期就会长出一层毛茸茸的草,不会很高,但是看过去的整片整片都是绿意绒绒。这边只要不是黄牛和羊的这种爱乱跑的生物,就都是放在水边,一天也就是来来回回看个两三趟,确定水牛和猪的所在地,晚上直接赶回来就是了。

今天是星期六,天还是蒙蒙亮的时候,暖暖就已经起来了,看着灶火边,是妈妈认真的神色,没有看到爸爸的身影,暖暖也不知爸爸起来了没有。床的另一边,小弟睡得很香,似乎没有因为暖暖的动静而被打扰。

“暖暖,起来了?”妈妈抬头,刚好看见暖暖爬出自己的小床。

“恩。”暖暖点头道,慢慢地爬下梯子。然后走到没有窗帘的明亮窗边拿出梳子,慢慢梳起自己那长长的头发,而暖暖早已不是那个不会为自己梳头发的小女孩了。家中没有镜子,暖暖也不知自己梳得整不整齐,不过只是照着习惯把头发高高扎起,这样精神又舒适。

放下梳子,暖暖为自己打了一小盘的冷水洗脸,中间的时间不到几分钟就整理完毕。

“暖暖,你要放牛了吗?”传来的声音,不用说暖暖都知道是谁,不是龙蓝还有谁。

龙蓝比自己小一岁,但是按照辈分上来算,暖暖还应该称其为小姑姑。不过,暖暖从来没有叫过,算是一种不习惯吧,也是同龄之间的没有注重,反正也没人去追究这些。

“就来。”暖暖把水倒掉,然后对着还在灶边看火的妈妈道:“妈,那我去放牛了。”

“去吧,记得把牛赶到下面就回来做饭。”

“知道了。”

牛鹏里的牛,一看见暖暖走来,就站起身子,嘴还在不停的回嚼着。牛棚,只是用简陋的石堆堆出来的,上面盖着草挡风挡雨。牛棚的味道很大,特别是这个天气,开始有蚊子,所以牛最喜欢的就是躺在有水的泥坑里头,还喜欢躺在自己的排泄物上,以此来躲避恼人的蚊子。所以说,照顾牛,很累人,每天都要处理还要帮它垫着草,才不会那么脏。

“急急急,你比我还急啊你。”暖暖嘀咕着,然后拉开牛栏,把牛放出来。走过几户人家的边上,终于赶上了大部队了。

“暖暖,你今天晚起了。”龙蓝说着对自己家的牛甩了一鞭子,对着走过来的暖暖道。

“龙蓝,是你早起了。”暖暖说。

“对了,我们把牛放在哪里?”龙蓝问。

“就在桥上这边,到时牛是吃着吃着走上了,晚上去赶牛的时候,也不用走下去。”暖暖想了想道。

“行。”

两人都是把牛放去就直接回家,因为在家里还有的忙。

今天暖暖只要做早饭就好,其余的时间就是看着牛,所以说今天算是没有什么事。但是很多时候暖暖还是不喜欢放牛,因为不管雨天晴天还是冷天,暖暖都必须去,不涨水的时候还好,涨水的时候就没有了时间玩。

饭后,暖暖用小背篓背上自己和家人的衣服,带去河边一起洗,一般的时候,暖暖都是洗玩了就直接晒在堆积的石块上。

“暖暖,你洗完衣服是背回去还是在这里晾干了再回去啊?”龙蓝也和暖暖一样,背着衣服一起。

“我准备在这边晾干再回去,你呢?”

“我也是。”

河边洗衣服的只有暖暖和龙蓝,但是玩水的小孩子却是很多,暖暖有几分羡慕。

“暖暖,每次洗衣服我都快烦死了,你看看这件衣服,脏都脏死了,洗洗刷刷半天还洗不干净。”龙蓝一边死命的和自己的衣服奋斗,一边嘀嘀咕咕的对暖暖抱怨自己的不满。

“我也是。其实每次洗衣服我最讨厌的还是替我爸洗,因为他每次都会把衣服弄得很脏很脏,或是把衣服穿得出油了才肯脱下来洗。你说手洗吧,我又搓得不干净,你说用刷子耍吧,它又要用很大的力气。又是手搓,又是刷子刷的,一件衣服下来我都快累个半死。”暖暖死命的刷着平摊在石块上的黑色衣服道。

“是啊,洗又不好洗,清也不好清。”龙蓝说着,把刚刚洗了半天的衣服放在水里,捞起来又是一阵费力敲打。

“我的不也是,你看看,这水这么脏,都可以毒死鱼了。”暖暖接着道:“若是能毒死鱼就好了,这样想吃鱼的话就不用那么费力了。”

两人一边聊着天,一边洗衣服,这样倒是不觉得无聊了,所以很多时候,暖暖他们都是喜欢相邀结伴的一起去洗衣服或是放牛什么的。

“暖暖,你的快好了没有?我的只剩最后一件了。”龙蓝说着,拧干手边的衣服,然后呼出一口气的懒腰一下。

“我的也快了。”说着暖暖又加快了一下手上的速度。

“对了暖暖,你说等下我们洗完衣服,做什么去好呢?找柴还是找野果去?”龙蓝一个个列出。

“都不去,虽说这天气不是很热,但是呆在水里更舒服吧?”

“呆在水里?你准备泡上一天吗?”

“怎么可能?”暖暖抬头看了龙蓝一眼道:“现在没涨水,小溪那边不是很多鱼虾吗?石头也没被人翻过,肯定很多螃蟹。”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而且还可以呆在水里一天,又不用没事做,晚上还可以加餐。”龙蓝一棒子用力的打在衣服上,然后道:“暖暖,我们快点把这衣服洗完,然后看看牛在哪,就去螃蟹。”

“我快洗完了。”暖暖拧干手中最后一件衣服。

“呀,暖暖你这么快?我怎么都不知道?”龙蓝惊讶的看着暖暖道。

“恩,你的不也快完了吗?还不快把你手中衣服清了?我们早点去的时候,也许还可以多找一点。”暖暖把刷子肥皂洗粉都放在背篓底部,然后站起身,伸展着因为一直蹲着的不舒适感觉。

“好!”

洗完衣服,选好地方晾好衣服,暖暖和龙蓝去看牛的时候,牛很乖很乖的躺在有水的泥坑里,只露出一个脑袋来,连着两只角都是厚重的泥巴,偶尔抖动的耳朵,拍打着不知死活的苍蝇蚊子。

“看样子,应该会到傍晚的时候,牛才会起来吃草。”暖暖断定道,因为平常都是这样的。而这个时候的天气正是正午的时候,炎日下,热风一阵阵,还是呆在水边舒服,暖暖想。

“那我们可以很长一段时间不用看牛了。”龙蓝说:“走,暖暖我们去小溪边吧,那里好找一点,水流没有这边的急。”

暖暖这边,有大河有小溪。大河是从雷公洞里头流出来的,具体的源头暖暖不清楚,不过貌似很远,而这里的水,祖祖辈辈下来都没有干枯过,可以说这河是上天对于这里人的恩赐。而,雷公洞,也有着自己的传说,据说在远古时代,雷公曾经住在里面,直到有一天,有人在上面样了一群鸡,雷公害怕了,就搬走了,自此再也没有回来过。暖暖也不知道这个是不是真的存在,不过暖暖夏天暖暖都喜欢和小伙伴一起爬进洞里,提着煤油灯,沿着洞中壁攀走。

雷公洞洞壁很滑,而已寒水潭也很多,深不可测,水下根本走不了,一般都是走到半荷花滩那里就不能前进了,这半荷花滩的名字还是暖暖取的,因为那里泥土成岩,展现出倒着的半荷花状态,荷花花瓣的细缝透着盈盈的光泽,美轮美奂。雷公洞,是暖暖童年的乐园,冬暖夏凉的变幻,而小溪就和这里不一样了。

小溪的水,会在炎日暴晒良久下干涸,也会在暴雨多时中水涨,似乎这样显得正常一些。小溪的水没有大河的水流急,它是缓慢的,所以对于螃蟹,大家都是比较喜欢小溪。

暖暖和龙蓝在小溪边,偶尔翻开石块,偶尔惊呼两只一起,一直的笑声不断。

“暖暖他爸,我可是跟你说,今天我家田里的秧苗这个样子了,你得给我一个说法。”这边,中年男子气喘吁吁的找上刚好回到家的暖暖的阿爸。

“你家秧苗?”暖暖的爸爸奇怪的看着气愤不已的人,不解的问道。

“这不是你家的牛跑到我家田里了吗?还把我家的那一田秧苗睡的睡吃的吃,都给糟蹋了。”中年男子搓了搓衣角上的泥土道。

“这是怎么回事?我家的牛不是我家暖暖放的吗?怎么会跑到你家田里去了?”暖暖的妈妈这时候听到声音拉开门走出来。

“走,我现在说也没用,你跟我去看看就知道了,你家的牛现在还躺在我家的田里呢!”说着急急的拉着刚刚放下锄头的暖暖的爸爸就走。

“我现在跟你过去看看,若是我家的牛的话,我会给你个说法的。”暖暖的爸爸说道,又回头对暖暖的妈妈道:“你现在去找找暖暖,看她在哪里?”

“好,我这就是去。”暖暖的妈妈拴住门,也走了出去。

稻田里,暖暖家的牛正在恣意休闲的一边吃着嘴边的青菜,一边懒懒的甩着自己的尾巴,耳朵也不时的晃动扇走飞来的大只苍蝇,一点也不知道自己为自己的主人带来什么人样的祸事。

暖暖的爸爸和主人家一到,见到的便是这样的画面。

“你看看吧,这是你家的牛吧?我可是没有冤枉你的。”中年男子一幅证据就在眼前的目光看着沉下脸来的暖暖爸爸道。

看着这幅样子的牛,暖暖的爸爸这一刻心里生出了无边的愤怒。

“龙蓝,你看我们今天的收获不错吧?”暖暖提了提自己手中的袋子,笑嘻嘻的说道,一点都没有发觉,之后将要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不知道等下还能不能笑出来。

本书首发来自必读文学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