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文学 > 校园言情 > 致命诱惑

第13章轮船危机

暖暖一直觉得自己的记忆是不错的,因为总是依稀的记得曾经爷爷的容颜,然而长大是一种残酷,因为时间让暖暖模糊了爷爷的容颜。

暖暖的村庄是依河而建的,暖暖也一直认为自己这边的水库是很久很久以前就存在的,直到暖暖从妈妈的口里才知道,这个水库并不久远。

暖暖一直是个爱倾听的孩子,最喜欢的就是从大人口中知道一些有年代值得纪念的事,还喜欢听一些神神秘秘的故事,所以有时候暖暖也会多想的吓到自己,最后满脸的泪水,被问起,就不好意思的直摇头。

暖暖知道着关于水库的建成,不过暖暖只是依稀的知道而已,听妈妈说似乎是**时期的了。山环水,这些山里面都是矿,具体是什么矿,暖暖也不知道,不过暖暖知道这边有着**时期的残留,那些个不要的失败烧制品还在。

外婆和妈妈都说过,这水库是用人命建成的,那些时候,很多人都是为了一口饭吃,所以来帮忙建水库。而且这个水库每年都要死上一两个小孩或是大人,才算完事,这是每年夏天涨水的时候所要有的事。不过建了水库之后,原本富豪的村子,一下子散了开去,全部都搬到半山腰上了,而且一个小组也就二三十户人家。据说这水库是给流到那些没水的地方去,所以每年都要上缴粮食给暖暖这边的移民村,暖暖也有自己的口粮,不过暖暖一直不知道是多少。

潮涨潮落,又一年。

读书的时候,暖暖最喜欢的是上学和放学的时间段,因为可以有轮船坐,这轮船是对面村子的。她家相对其他人家来说比较富裕,起码在暖暖看来是这样认为的。具体怎么弄来的暖暖不知道,不过暖暖知道,这轮船的主人家,每天都在接送小孩子上学放学,所以每每到此暖暖都会很早的起来,可惜每一次暖暖都不是最早的。

“暖暖,快点起来了,不然会赶不上坐船的。”妈妈的声音穿透了暖暖的梦境,让暖暖不得不醒来,不过暖暖还是迷迷糊糊的一个恩字,然后又翻了身子,把自己埋深一点。

“暖暖,快点起来了。”吵人的声音,一下子到了暖暖的耳边,暖暖半醒的睁开眼,看见妈妈就在自己的床边。

“我就起来。”暖暖一下子惊醒,看着床的另一头弟弟如猪一样的没醒,暖暖有点羡慕了,这个时候的弟弟还没有上学。

“阿爸呢?”这是起床后暖暖后必须问的一件事,当然前提是爸爸不在家的时候。因为爸爸不在家,暖暖总是觉得比较自在。而一看到爸爸的时候,暖暖就觉得自己浑身是刺不舒服。

“你爸去后山了。”妈妈的回答让暖暖觉得,爸爸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回来的,不用见最好。

看着桌上的一大碗的炒饭,是暖暖最不喜欢吃的,不过不管再怎么不喜欢还是必须吃,因为这一顿就是一天去了。

“妈妈,下次可以不是炒饭吗?”暖暖对着在灶火边忙着的妈妈问道。

“要是你早上起得来的话,可以。”一听这句话,暖暖觉得还是算了吧!若是那哪天可以睡觉睡到自然醒,暖暖觉得这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不过,想着,暖暖又觉得这是一个很奢望的事情。

“阿妈,那我去上学了。”

“恩,早点回来。”

“好!”

其实暖暖也是一个很会偷懒的孩子,有事情要自己做的时候,暖暖总会是迫不及待的高效快速完成,然后闲着偷懒。

“云纱,云纱,我们去学校了。”暖暖还没有走到云纱家的时候,那软软的声音就已经响起了。

“暖暖,云纱在吃饭,过来等她吧!”云纱的妈妈帮云纱作答。

暖暖其实和云纱一起上学的时间很少,只是偶尔而已,不过同一届的学生女孩就是云纱和暖暖两个而已。

云纱也是住在她叔叔家,不过别人家和暖暖家的情况是不一样的,云纱家主要是云纱爸爸要等到云纱叔叔讨到老婆才另起房子,这还是暖暖长大后才知道的。

“暖暖,等等,就好了!”云纱对着走进来的暖暖道,然后放下手中的碗,快速的背上书包,对暖暖道:“走吧,暖暖。”

两人去的时候,村子里没有看到其他小孩。

“暖暖,你说这船还会来吗?”

“会,我今天可是起得很早的。”

“有我早吗?我鸡鸣的时候就起来了的。”云纱得意的看着暖暖。

“下次,下次我一定要起得比你早。”暖暖举起自己的小拳头。

两人说说笑笑的走到水边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什么人影。

“不会是不来了吧?”云纱问,然后伸长着脖子看向对面的村子,不过肯定是看不到轮船的,起码暖暖就没有见过轮船早上从对面的村子来过。

“应该不会,要么就是他们还没吃饭,你看现在都是没有什么人。要不就是从二三组那里过来,哎!其实我很不懂,你看啊,三组坐船我还理解,因为他们那里去学校是有点点的远,不过二组的人来坐船我就不懂了,明明他们去学校就是十几分钟的事啊?”暖暖蹲在一边,数落着,因为每一次坐船的时候,都是很挤的,害得暖暖每次上船都是心惊肉跳。

“就是就是,暖暖我跟你说,我还记得上次,就是上个星期一了,你不是没和我一起吗?船一来,别人都说四五组的先上船,我肯定就要先去咯。不过,二组的一下子也挤过来,差点把我撞下船去,都快被气死了。”云纱也和暖暖蹲下,在石块上,两人频频的看着船来的方向,一边聊着自己的不满。

“那你没有去骂他?”暖暖好奇的看着云纱。

“那个,那个不是,不是没胆吗?他,他比我大多了。”云纱在暖暖的逼视下,羞红了脸颊。

“也对。”暖暖想了想,也点了点头,接着又说:“下次放学的时候,我看我们还是等着我们村或是对面村子的一起回去,这样的话上船的时候,就不被二组的人给挤到了,起码同一个村子的会让着点。”

“好,那你可不许先跑回去哦!”

“好,不跑,但是你一定要把单词给过关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那老师好喜欢留学生,没有听写完就不许回去。”

“啊!惨了惨了,今天要听写的单词我昨晚没有看怎么办啊?暖暖,放学的时候肯定又要被老师留下来了。”云纱,苦恼着皱起了眉头。

“所以说那是没办法的事了。”暖暖摆了摆手对着云纱道。

“暖暖,云纱,你们这么早?船还没有来吗?”暖暖和云纱一起回头,是同村兼同班同学的龙泽西,还有暖暖该称为哥哥的龙桦。

“恩,还没有来,也不知道这船会不会来,我和云纱都等了好一会儿了。”暖暖站起身,拍了拍后衣角沾着土屑的衣服。

“再等等吧!”龙桦说。对于龙桦,暖暖很少叫哥哥,一般的时候都是直接叫名字的,因为彼此的年龄差距也不大。不过,这边对于辈份的称呼倒是没有那么严格。

“呀,船来了船来了。”眼尖的暖暖看见黑色的影子,在水上朦胧又清晰着的驶来,高兴的大呼小叫道。

“这里这里,我们在这里。”云纱也跟着惊呼,晃着手臂。

“你们那边几个人,都来完了吗?”船主人家把船停过来问道。此时的船上已经有了好些人,不过都是二三组的人。因为一组的是在学校那一块,造水库的时候,就搬过去的,所以船上是不可能出现一组的。

“应该还有人。”暖暖说。

“小心着点,别掉到水里了。”

“恩恩,知道了。”

几人手拉手小心翼翼的走上船,因为水边都是泥土,很滑,这里也没有什么固定的停靠岸。因为这水潮涨潮落的不固定,所以也就没有弄个固定的停靠点了。

“等等,等等,还有我们,还有我们。”等暖暖几人上船之后,后面传来了暖暖大表哥他们的声音。

等他们上船之后,已是十几分钟后了。船,缓缓的开向对面的村子,对面那里已经有上好几个人等了,这回该是满满的一船了,暖暖想。

“暖暖,等下,你离我近一点。”云纱在暖暖身后扯了扯暖暖的衣角。

“怎么了?”暖暖不解的看去。

“你看这船给挤的,等下有人上来的时候更挤,所以咱们在一块,就不会被挤得东倒西歪了。”说着云纱抱住暖暖的一只手臂。

“那桦哥哥,我也要抓着你。”暖暖说着抱住立在自己前面的龙桦的手臂。对于叫哥哥的时候,一般都是暖暖要帮忙或是有要求的时候,才会称龙桦为桦哥哥。

“哟,桦哥哥哟!”那边村里的几个女孩子立马调笑了起来,这正是暖暖很少叫哥哥的原因。

“龙桦,暖暖叫你桦哥哥,可有什么感想?”村里的比暖暖大号几届的表哥表哥们调笑着。

“有本事你们找你们的哥哥叫去。”暖暖赶在龙桦开口之前,恼羞成怒的躲在龙桦身后,对着调笑的人说道。

“没办法,我们的哥哥又不在身边。”

这边吵吵闹闹,坐着船的人们都各自聊着各自的天,还没放学,就已经算计着放学之后的事了。

“哎呀,你踩到我了,你要找死了?”云纱在暖暖身后惊叫。

“怎么了云纱?”暖暖也不急着争论,而是转过身去看云纱。只见云纱和一个小女孩相互怒瞪着,大有大打一架的架势,该如何劝阻?

本书首发来自必读文学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