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文学 > 校园言情 > 致命诱惑

第10章年少不尊老

草丛或深或浅,在夏天身着短袖,手臂总会多上那么一些火辣辣的割痕,好在暖暖来的时候,多拿一件外衣,虽说阳光下,汗流浃背的难受,但总比伤口难受的好多。

牛和羊悠哉悠哉的啃着青草,暖暖抬起头,朝天看了一下,太阳又升高了一点,看样子,再过一两个小时后就会更热,不过在高山上,凉风阵阵,吹散热气的时候特别的舒服。

几人进入草丛后,从外面看起来只有草在动,根本没有见到人在里面。或是摘着菌子,或是聊着天,暖暖总是不断的惊呼,倒是忘了天上照射下的阵阵燥热感。

“丰富的收获!”看着差不多的时候,暖暖提着用草系着的一串串菌子爬出来。

“外婆你的多少?”暖暖跑去外婆身边,迫不及待的扒下外婆的背篓,伸长着脖子往里看,只见大小不一的菌子,个个分明的躺在背篓里,有小半背篓。

看着背篓里的怎么都比自己的多,暖暖撇了撇嘴沮丧道:“外婆,我的只有一点点。”说着提起自己手中的几串,决定下次一定要找得比外婆的多。

“暖暖的怎么不多了?外婆这里面的都是暖暖的。”外婆好笑的看着暖暖似乎吊了油瓶的小嘴。

“可是这不是外婆找的吗?”

“外婆这边多的是,要的话可以放牛的时候顺道找,你们那边比较少,到时你回去的时候可以带回去,晾干。”

“恩,那我们明天还来找。”暖暖说着,把自己成串的菌子,一个个排列出来,清理掉一些烂掉的草屑,然后放进背篓去。

这边暖暖一个人偶尔的看着牛儿,一边数着手里的菌子。那边外婆和其他人则是跑去属于自己家的地皮上,割草。

时间是渐渐的走过去的,等外婆几人回来的时候,就一人背着一捆干草,这都是之前割着放干的,现在正好可以背回去。

“外婆,到时间回去了?”暖暖抬头看着天上的太阳,正是往西的方向渐落,这个时候大概四五点左右的样子。

“是啊!到时间回去了,我们先把柴背到前面的岔路口去,你去把牛赶到这边来。”

“好!”捡起边上的竹鞭,暖暖朝着牛的方向跑去。

暖暖放牛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用长长的竹鞭,到处乱甩,而且赶牛也很方便,不用离着很近,最主要的是,暖暖喜欢拿着竹鞭到处乱甩,看着偶尔的绿叶、翠竹,青草的,暖暖总会甩上一两鞭子,若是有水的话,那更好了,看着甩下鞭子,溅起的水花在阳光下的耀眼,总是让暖暖心情莫名的好起来。

“暖暖,喜欢你两个小表弟不?”这是暖暖另一个外婆问的,不过暖暖对于她的印象不深,似乎在暖暖记忆中没有去过她家,而且暖暖也总是对于她的长相没有印象。

此刻她矮小的身子,灰白色的头巾包着头发,穿着暗色的苗服,后面是一个圆身的大背篓,有两个暖暖那么大,上面是一大捆的干草,微弯着身子,看着她背的样子,似乎这草根本没有什么重量,正一鞭一鞭的甩在走歪路的牛背上,一边对着身后的暖暖问话。这个时候的外婆赶着牛是走在最前面的,几人分成好几批,而不是一堆牛一起赶,暖暖则是跟在最后面,和这个暖暖不熟悉的外婆一起。

“喜欢啊!”暖暖一鞭子甩在边上伸展到路边的草叶。

“那暖暖喜欢在你外婆家这边吗?”

“不喜欢我还来做什么?”暖暖觉得,话说这不是废话吗?

“既然那么喜欢,要不暖暖留在这里嫁给你表弟的了。你小舅舅家的那位怎么样?我觉得不错。”突然的兴致高昂。

“不要,你才要嫁在这里呢。”暖暖不满意,觉得这话听着特别的刺耳。

“那你大舅舅家的怎么样?这位也是不错的。”

“我才不要,要嫁你自己嫁。”暖暖不满的往路边乱甩鞭子。

“但是暖暖啊,要你嫁给你表弟,不让你回家。”幸灾乐祸的语气,让暖暖很是不满。

“这个主意不错,让暖暖留在这里好,我喜欢这孩子,可惜我家没有孙子,不然就让暖暖嫁在我家得了。”前面的符合声更是让暖暖不满意。

“我才不要嫁人,我要回家,你们不许再说了,再说我就打人了。”暖暖还特意的甩了一下鞭子,以示警告。

“暖暖害羞了,害羞了。这个没有什么害羞的暖暖,你看你嫁在这里,就可以和我天天一起了。”

“哼!”暖暖甩了一下鞭子,甩在前面高高的柴上。

“唉唉唉!暖暖别打了,我不说我不说了。”求饶声并没有让暖暖解气,反而让暖暖多甩了几鞭才罢休。

“还说不说让我嫁给小表弟留在这里了?”

“不了不了,不说了。”

听着服软的话,暖暖才肯松手。

“暖暖这孩子,真是开不起玩笑。”嘀咕声并没有避开暖暖,但是暖暖不介意,觉得这样不错,谁叫他们一个二个就知道不让自己回去,要让自己嫁在这里的。

正如暖暖所想,以后看到暖暖的大人们都不敢开暖暖的玩笑,暖暖打起人来的时候,可是不管你是什么辈分。而且对于这些什么嫁人的话,在暖暖听来可不是什么好话。

在外婆家的暖暖是个小霸王,在某一程度上,对于大舅舅家的表弟,暖暖总会看不惯,然后打架就成了正常的事,不过很少就是了。也许是小时候的缘故,暖暖对于同龄的孩子来说,打架比较厉害,只要不是好几个人,暖暖都是打赢的一方。而对于下小舅舅家的表弟,暖暖就没有和他打过,只能说打架也是看着人来的。

暖暖是个爱打架的孩子,这是大人们的想法。但是打架的真正的起因,都不是暖暖惹起的,估计这个就没有多少人知道了。

在姑妈家的时候,暖暖几岁的时候就和表妹打过架,对于这个算是乖巧的表妹,暖暖一直不喜欢,不过打架的具体原因暖暖忘记了。

在外婆家的时候,暖暖除了和大舅舅的表弟打过架之外,还打过外婆领家的一个小男孩,说起那次,暖暖一直认为自己没错,而且那次的打架还被别家的人骂一顿,暖暖觉得很委屈,明明事情经过那个人都是看到的,但是被骂的时候只有暖暖一个人,所以自此暖暖决定不喜欢这个人。

假期的时候,暖暖呆在外婆家的时候很多,记忆也就多了起来。

那次,也是假期,暖暖和几个小朋友一起,采摘野菜,偷拿家里头的油和盐之后,带上八宝粥的盒子,在山上竹林的石块上,找柴禾烧菜吃了起来。

吃饱喝足之后的游戏是避免不了的,所以就有人提议,去家中的院子里玩捉人游戏,蒙着眼,在圈子里头抓住一个人就算是赢,赢了就可以换人来继续。

暖暖是捉人的那个,当眼睛蒙上之后的世界都是黑暗的,所以靠的就是感官,而,圈子很小,小朋友们都是爱搞怪的,喜欢凑到你面前说上一句话吸引你的注意,然后快速跑开,所以暖暖顺着耳边嘈杂的声音,抓人起来。

“来啊,来啊!暖暖,你抓不到我。”

“暖暖,我在这里,在这里,快点过来啊!”

“暖暖,暖暖,来抓我啊!抓我啊,我在你左边。”

“暖暖我在你右边,看到没,看到没?”

乱哄哄的声音,在四周响起,然而等暖暖放手抓去,总是抓空。

“我抓到你了。”暖暖乱伸双手的时候,似乎撞进来了一个人,暖暖一下子开怀抱住的笑着说。

“啪!”一声巨响拍在了暖暖的胸口上,似乎不解气又送上两拳。

“好痛,你做什么?”推开怀里的人,暖暖拿开遮住眼睛的布条,面前怒瞪着眼睛的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小男孩,暖暖不认识的。

“你撞到我了。”男孩这样说。

“哦!那不好意思啊!”暖暖不好意思的微红着脸说道:“我们在这里玩,你可不可以到边上去,等下再撞到你就不好了。”

“好了,我们继续。”说着暖暖再次蒙住眼睛,不过大家才玩不过一份钟,那个小孩又再次撞上来,顺道再给暖暖几拳。

“你有完没完?”暖暖愤怒的扯开自己脸上的布条,一把用力的推开自己前面的男孩,男孩后退的没控制住,跌倒在地上。

“你竟敢推我?”男孩不敢置信。

“我推你就推你,怎么了?谁叫你故意打我的?”暖暖不说还不觉得,一说起,就觉得自己的胸口有点痛,还真是打人不痛自己,想着暖暖鄙视的看了眼眼前的男孩道:“我看你是故意找茬欠揍的。”

在两人争吵之前,院子的栏杆处,就站着一个老人看着,不过却是一句话也不说。

“你才欠揍。”说着男孩起身,卷起自己的小拳头直冲暖暖过来。

暖暖一把握住男孩的拳头,气愤的用力一下子把男孩甩到墙边,不管不顾。男孩吓得立马用手扶住墙角以缓解冲力,不过受点小伤是必不可少的。

“呜呜,我要告诉我妈妈去,说你打我。”之前还是小牛一般的男孩,哭诉着。

“去吧去吧,我在这里等着。”暖暖抬起自己高傲的小下巴看着男孩的泪水无动于衷。

“你给我等着。”说着男孩哭着跑出了院子。

然而之前没说话的老人发话了,直接来一句暖暖打别人家小孩做什么?这让暖暖觉得很是委屈愤怒,明明自己胸前还隐隐作痛,可没人曾看见。

暖暖说等着就等着的坚定,直到外婆叫自己回家吃饭的时候,暖暖才走开。

会被知道,会被骂吗?暖暖不知道

本书首发来自必读文学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