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文学 > 校园言情 > 致命诱惑

第9章菌子的诱惑

每年的寒暑假,暖暖最喜欢去的就是外婆家,不过这样的机会是等到家人忙得顾不了自己的时候。在外婆家的暖暖是自由自在的,也是嚣张得意的,没有人会让自己时时刻刻都要注意自己的行为,就怕从中有不对的地方而吃上好果子,更不会有人时不时的对于自己或站或坐都是不满意的怒瞪。外婆家从来都是暖暖的天堂,不管是吃的方面还是用的方面。

在外婆家的暖暖如一个小男孩一般的调皮,和两个表弟都处得来,爬树还是到处乱跑的下田捉鱼虾,这些样样都少不了暖暖的影子。而且暖暖最喜欢的还是在冬天的时候去外婆家,因为一到下雪天就特别的冷,田里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可以任由暖暖和两个小表弟在冰上尽情的奔跑玩闹滑冰,有时候还可以和他们一起拖着比自己还高的铲子锄头去下田挖黄鳝泥鳅,而且丰收总是令人很满意。

同样的暖暖在夏天的时候,只敢下去那些没有水的田里,因为暖暖害怕水田,或是说害怕水田里的水蛭,一看到那个水蛭乌黑的身影,暖暖就觉得自己腿软,这还得说起前两年的事,那时候暖暖还没有读书。

春季是万物复苏的季节,也是春种的好时节。

外婆家的水田比暖暖家的要多好多,具体是多少暖暖就不清楚了,不过暖暖知道,外婆家的米是吃不完的,因为外婆家的猪都是吃着上好的猪粮,玉米还有大米和猪菜熬出来的,一般人家根本没有那么多大米来养猪。而且每年外公总会去集市卖一些大米来换钱,对于七毛钱一斤米,已经算是好米卖贵的了。所以每到插秧的时候,爸爸妈妈都会去帮忙,当然暖暖和弟弟妹妹也会一起去。当然,帮忙的也会有其他人,这在农村是很正常的,只要一顿饭来招呼帮忙人就可以了。

暖暖是个好学的孩子,这是毋庸置疑的,因为这是大多数孩子都一样的,对于什么都好奇,对于什么自己都想去插上一脚,所以看着大人们下田忙活,暖暖也忍不住的挽起裤脚,准备下田帮忙去。

不过被制止了,用外婆的话说就是,就你那小身板子,我看连田都踩不稳。暖暖很生气,因为暖暖觉得难得自己这么勤快的时候,竟然没人搭理自己。暖暖坚定着下水去,不过被自己的爸爸一瞪,什么勇气都没有了,最后暖暖只能无奈的和两个表弟往边上的水田走去。

边上的水田不知道是谁家的,和外婆家的就隔着一排竹子而已。挽起裤脚,暖暖下水之后,用手乱拔着水中不知名的草,蓦然觉得自己的小腿肚似乎有些不对劲,然后拔出来看,一条黑色的长条紧紧的贴着自己,暖暖好奇的用手指戳了戳,长条并没有下去,反而一道热流,红色的鲜血流了出来,暖暖一愣:“啊啊啊!阿爸,阿爸,流血了。呜呜。”

急促而尖锐的声音,一下子吓到了一边忙着插秧的大人。

“怎么了?暖暖。”脚步声传来,暖暖泪眼汪汪的委屈着指向自己的小腿肚上流下的血,惊恐道:“奶奶,血血血!流血了,流血了!”没说还真没有感觉,说了,倒是有着轻微的疼痛来了。

“没事的没事的,只是水蛭而已。”

“可是拿不掉它。”暖暖哭着用自己的小手去拉扯。

“来,我们打死它就可以了。”说着急急下田走到暖暖以前,抡起一巴掌就拍在了暖暖的小腿肚上,之前还死死黏住暖暖的家伙,一下子松开来掉在了水里,而暖暖的小腿肚上多上了一个血窟窿。

“呜呜,奶奶。”暖暖像是找到了主骨心,一下子抱住那站在自己面前的领家奶奶不松手。

“好了不哭不哭啊!”哄着暖暖的同时爬上岸去,那边在暖暖看不见的地方,爸爸原本紧着的眉头,松开了许多,不过还是责怪了一句:“不好好的呆在边上,跑下去做什么?”

“好了,别责怪孩子了。”外婆赶紧为暖暖说话。

而暖暖则是后怕的乖乖呆在边上,看着自己小腿肚上的血窟窿,听话的任由领家奶奶敷药。也是自此,暖暖害怕了有水的稻田,真是应了那句俗语: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不过暖暖偶尔也会下去,只是下去之前都是大着眼睛仔仔细细的观看,不同于外婆家这边的稻田多水蛭,暖暖他们那边也只是有些田里有而已,所以暖暖最怕下的还是外婆家这边的田。

外婆家这边有一点是暖暖不喜欢的,那就是外婆家这边没有木柴烧,烧的都是干草,所以总会有满天飞的灰,一烧火,就是灰头灰脑,这让暖暖很是不满的每次都跑去外面,也有不得已的时候,需要自己帮忙烧火。

外婆家没暖暖家那边都是山林,抬头只会是树叶下漏着的阳光,而是整片整片的草地,草很高,比暖暖还高,叶片很锋利,有时候暖暖爬进去还会不小心被割到,弄出一道道火辣辣的伤痕,让暖暖很是不喜。反之,暖暖很喜欢外婆家这边特有的树,差不多大人样子的高,每年春天会结出一粒粒像是白糖一样甜的颗粒,暖暖在记忆中有吃过,但是却没有见过,算是一件遗憾事。

在外婆家,除了在寒假的时候,喜欢蹲在梨树下,打落梨子来吃外,一般的时候暖暖都是喜欢跟着外婆走,外婆去哪暖暖就跟到哪。外婆家有几头牛,所以最常见的是暖暖跟着外婆去放牛。大舅子家则是一大堆的山羊,外婆驱着牛走,暖暖就拿着长长的竹鞭,一甩一甩的赶着十几头的羊帮舅舅放。

“暖暖,什么时候来的?来和你外婆一起放牛吗?”岔路口走来的老人,笑眯眯的问暖暖。

“我昨天才到的。”

在外婆家这边,暖暖总是分不清谁是谁,只是跟着大人叫,但是这个是外婆,这个也是,所以暖暖不清楚自己有几个外婆去了。话说有次,有个比自己还小的小男孩,暖暖该叫他为小舅舅,这更是让暖暖不解,那张开的嘴怎么也喊不出声。所以,这边的辈分关系,也是让暖暖大为头疼的一项。

每次去放牛放羊的都是一群该称为外婆的老人,而且姓什么暖暖也不知道,所以暖暖分不清也很少去叫,暖暖觉得既然自己分不清,他们分得清自己就可以了,何必苦恼。

去放牛来回经过的路,会经过一块像是马背的石头,常常这里是大家的休息站,暖暖喜欢坐在上面,像是在马背上一样。而且因为这边的地势较高,所以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山峦连绵,风吹过,草如浪花的翻滚,这样的美景,是与山林灌木所不同的。每次去看,暖暖都有种,自己的心似乎也跟着宽阔了一分。

“暖暖,这次准备在你外婆家住多久啊?”这是暖暖一个不知名的外婆问的,相对暖暖外婆,她要矮小一点,比暖暖外婆更要年轻一点,暖暖大概记得他应该是外公家最小的那个外公的妻子。问暖暖的同时,甩出长长的竹鞭拍打在牛背上。

山路总是曲曲折折坑坑洼洼的难走,一会儿上坡一会儿下坡,十分颠簸。

“半个假期的半个。”暖暖想着半个月之后就回去了,有点不想面对。

“对了,外婆,现在山上长的菌子多不多?”侧过头看着走在自己身边的外婆,暖暖问。

其实暖暖一点都不喜欢吃,不过暖暖倒是很喜欢去山上摘取这些野餐。夏天雨天过后,山上总会长出一些菌子(蘑菇)来,还有秋天也会长,不过显然秋天的比较受欢迎,夏天的要处理很好,不然中毒腹泻。

说到野菜,暖暖有一样喜欢吃的,那就是蕨菜。暖暖不光喜欢去山里的灌木丛扒着找,还喜欢吃,特别是妈妈炒的,用酸菜一起拌着炒,这样带着酸味,还有着蕨菜本身的味道,想想,暖暖就差点流出口水来。

“暖暖很喜欢吃吗?到时外婆帮你一起找找,前天才下过雨的,绝对长出来很多。”外婆摸了摸暖暖的小脑袋道。

“才不是呢,我只是想到春天蕨菜长出的时候,妈妈在家炒出来的好吃而已。”暖暖突然有个主意,也许来年让妈妈酿成酸的会很不错。

“对了,外婆,不放在这一片吗?”暖暖看着走过去的一大片绿油油摇曳的身姿。

“去前面那座山,那里会有很多你想要的菌子。”

走了十几分钟之后,终于翻过了这面山,到达了今天的目的地。暖暖看着山下去的一大片一大片,放牛刚好,视角好,不用跟着后面跑,这里没有什么遮挡物,刚好可以看着牛别跑去不远处几块绿油油的菜地。

“哇,终于到了。”暖暖竹鞭往边上一丢,就立即躺在脚下的草地上,毛茸茸的草,并不如远处的长,躺在上面,有着微微的尖刺,扎进皮肤痒痒的刺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暖暖却很喜欢这一股股被吸入鼻间的青草香。

“你先在这里看牛,还是和我们一起去找菌子?”外婆问。

“我要去。”说着暖暖立即爬起,一扫之前的享受,一把抓住外婆的衣角,像是怕被丢弃的小孩子一般。

深深的草丛,有着些许的被割倒的腐烂,上面有着不高不矮的独立的树的遮挡,便是菌子生长的最爱,也是找菌子的常识,暖暖小小的一个人,在这些个地方还真有上些许的优势。

本书首发来自必读文学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