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文学 > 校园言情 > 致命诱惑

第8章姐弟出马2

手中的刀,暖暖总是觉得有千斤重一般,一刀一刀,最怕的是砍到自己的右手。是的,右手,每次妈妈看到暖暖这样拿刀都是好一阵心惊胆战。暖暖的这个习惯听妈妈说,似乎是小时候开始学拿东西的时候遗留下来的,这个方面暖暖倒是遗传了爸爸,一样拿刀的时候用左手,不用说,暖暖的这种姿势不对的罪魁祸首就是爸爸。

每次,妈妈也会感叹,还好纠正得快,不然以后什么时候都要用左手去了,所以现在的暖暖,最多也就是拿刀的时候才会用左手。在学校也因为这点与同学们的不同,而被狠狠的嘲笑过,不过暖暖觉得,只要用得习惯就好。只是有时候暖暖也会学着用右手,有次削铅笔的时候,还把自己的手指也削掉了一层皮,从此暖暖才会在想用右手的时候小心谨慎。

“暖暖水开了。”

“水开了,就放玉米沫。”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弟弟小威就再也没有叫过暖暖姐姐,有时候暖暖还是有印象的,比如弟弟小威叫自己的声音暖暖的,甜甜的,像是暖暖曾经吃过的那种一毛钱五颗奶糖一般,甜到了心坎里去。弟弟不叫自己姐姐的原因,暖暖有着朦朦胧胧的印象,似乎是爸爸逗出来的。

暖暖和正常人家的小孩一样,和自己的弟弟也会五天一大打三天一小大,不过一般的时候都是打过也就忘记了,又和好了。但是自从有一次暖暖打过弟弟被爸爸修理之后,就再也不敢对弟弟动手了,每次吵架生气,都是只能忍受弟弟落在自己身上的拳头,不管多疼,都不还手。

其实这个还是有原因的,因为小时候弟弟缠着妈妈,哭个不停,妈妈认为孩子是不能惯着的,所以就不理他,谁知道哭着哭着就休克了。从此留下的后遗症就是不能愤怒生气,所以在两人打架的时候,暖暖总是吃亏的那一方,不敢还手。不管有时候老爸突然抽筋了逗得两姐弟打架,让暖暖还手暖暖还是坚定的摇头不敢。

不管是不是平常两姐弟喜欢打架,但是面对外人的时候,是一致对外的,所以说暖暖在被欺负这方面逐渐减少也是有原因的。

“好了没有?”小威放下手中搅拌的笨重木勺,转过身寻问暖暖。

“好了,过来帮忙。”暖暖放下菜刀,把被剁碎的猪菜并拢,拉起下面垫着的尼龙袋的两个小角。小威立在一边,弯下腰如暖暖一般,姐妹俩合伙的把袋子抬起,走向灶火边。

“放在上面,在慢慢的把朝里面的角放开。”

开着的水,推下剁碎的猪菜,抖开尼龙袋让小威拿开,暖暖拿起一边的木勺搅拌均匀。

“在加一把火应该就可以了。”放下木勺,盖上盖子,暖暖拍了拍手中的屑沫,走到木盆边蹲下洗手。

刷锅,洗米,放米,放水,盖锅。暖暖的动作一气呵成,最后就是点火加柴,等待水煮沸,然后用铲子拌,若是水多,就用瓜瓢取走多余的水再盖上就可以了,这个时候,不用多烧柴禾,倾听锅子里面是否有那兹兹的声音,若是有就说明饭已经做好了。

酸菜汤很好做,看着妈妈平时怎样做,暖暖就怎样学这做,而且这道菜,暖暖是经常做的,不过看着手中的一把面条,暖暖可是犯难了,因为这道菜暖暖从来没有做过,该是怎么做呢?暖暖冥思苦想,还是不得要领,要知道家里很少能吃上面的,而且暖暖也没有见过妈妈是怎样去做。

“小威,你会做不?”暖暖看着边上和自己一样犯难的弟弟问。

“不会,不过我之前看到妈妈都是烧水先。”小威挠了挠头,也同暖暖一般开始冥思苦想,然而记忆中的很多步骤都没有,吃的记忆倒是很多。

“好,那就先这么办,架锅烧水。”暖暖觉得似乎可行,顿时觉得豪情万丈,话说没有做过的东西,做起来才算是有挑战力。

水放,柴禾也点燃了,暖暖想,这个面条和米粉应该没有差别吧?想着,暖暖是拿来筷子,把面条放下去,用筷子拌了一下,拿起桌上的锅盖盖住。

“现在等水开就可以了吧?”暖暖坐在火边,双手撑着下巴聚精会神的看着锅子里可是有什么动静。

“暖暖,面条是这么下的吗?”小威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暖暖已经快速的做好了一切,然后乖乖的等着。话说为何他的记忆中,这是出错的一幕呢?小威不解。

“绝对是的,你看啊,米粉都是在放水的时候就放下去了,那么面条和米粉没有什么区别,也是可以这样放的,我们只要等水开就可以了。”暖暖坚信着自己的理论,就差指天起誓来证明自己。

“恩。”小威点头。

姐弟两人还真的一起坚信的等着水开。

没有一会儿的时候,水开了,揭开锅盖,看着水里成块成块的面条,暖暖不信邪的用筷子戳了戳。

“暖暖,我觉得妈妈平时做的和这个不一样。”小威看着锅子里的成块,提出自己的疑惑。

“可能是还没有来得及分开吧?”暖暖这样说着,伸手往后拿起桌上的铲子,往锅子里搅拌了一下,随着水的变混,暖暖觉得似乎还是不够,又搅拌了一下。

“唔,我怎么觉得不是这样的?”弟弟小威在一边苦恼的看着暖暖的动作,话说锅子里的水面越来越混了呢?

“我看斩断这些块块似乎就可以了。”说着暖暖不信邪的用铲子死命的往锅子里头戳,然后又搅拌了一下,就像是平常炒菜一样。不过为什么锅子里头还没有成条,这让暖暖很是不明白,记得之前暖暖也有下过粉条的时候就是这样放去的,最后都一直是条形,难道这面条不是粉条的一种吗?

“小威,面条和粉条有区别吗?”暖暖转过头去。

“似乎没有区别吧?都是一条一条的。”小威侧头想了想,最后回答道。

“那为什么我煮的面条和妈妈住的面条不一样呢?”这让暖暖很是丧气的拉耸脑袋。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你在拌拌看。”小威建议,然后也伸长脑袋准备见证奇迹一般的看着。

“好。”

不过不管如何,这个面条还是没有给暖暖好脸色看,最后暖暖无奈的认为,也许面条放在水里了之后都是这个样子的,所以姐弟两人拿来小盆子,把糊糊的面条盛出来。

“我试试看熟了没有。”说着暖暖用之前的筷子夹出来一点点放到嘴中尝试。

“熟了没有?”弟弟小威眨巴着眼好奇的看着尝试的暖暖。

“恩恩,熟了,我们可以去叫爸爸妈妈回来吃饭了。”暖暖放下筷子点了点头。

说着两人把猪食拌着糟糠放凉,洗了手之后双双出门去叫爸爸妈妈回来吃饭。

“暖暖这是什么?”回来的妈妈看着暖暖桌上的一大盆糊糊的东西问道。

“这是你今天叫我煮的面条啊!”暖暖眨巴着眼问,话说难道不是吗?

“你今天是怎么煮的?”妈妈用筷子往里面捞了一下,糊成一片,根本夹不起,还且还有成块成块的没熟透。

“放水放面,然后等水开就用铲子翻搅。”暖暖认真的说着自己煮面的步骤,末了还问:“妈妈,为什么我煮的面条和你之前煮给我和弟弟吃的面条怎么不一样啊?”

“怎么了?”这时候从外面走进来的爸爸问道。

“暖暖煮的好面条。”妈妈忍不住笑的回答。

“我看看。”爸爸走上来,看着盆里的糊糊的一大堆,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道:“不会煮?”

“会啊,不就是这样?我觉得还不错。”暖暖点了点自己的小脑袋。

“呵呵呵。”妈妈不客气的笑声,让暖暖觉得特别的不舒服。

“暖暖,你这是给猪吃的还差不多。”妈妈的话,让暖暖特别难受。

“去摘点黄瓜回来。”暖暖看着爸爸对妈妈这么说,伸长着脖子看盆里的面条,总不是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这个怎么又不能吃了?

最后这面条还真是给猪吃了,妈妈又重新弄了一盘黄瓜菜,其实也就是用黄瓜切成片之后,放盐放剁辣椒拌着吃,这是夏天每家每户都会吃上的菜,这菜,凉爽解胃,而且黄瓜很新鲜脆脆的,很好吃。

饭后妈妈也算是为暖暖解惑了,这面条和粉条还真是有区别的,粉条可以如之前暖暖煮的那样不会烂掉,但是面条就不可以了,面条需要把水煮开后,再放上去,等水沸腾之后,才算熟,而且不会糊成一团。但是同时,也留下了后遗症,就是之后暖暖的家人每次看到面条都会好好的笑话暖暖一顿,可以说暖暖的第一次煮面条,死得很惨。

不过之后也有了解气的事,就是和自己一样的还有自己的表妹,不过人家比暖暖好多了,只是面条太过熟透了而且,但是暖暖觉得,总有人和自己一样了,被笑话了还有人一起和自己倒霉。

这顿饭,暖暖吃得不是滋味。

笑完之后,该干嘛去还是干嘛去了,弟弟小威和其他小孩一起赶着自家的牛儿上山去了,暖暖则是收拾着家里的一切。

“暖暖,今天不是你放牛吗?”云纱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恩,不去了,我今天要洗一天的衣服,中午还要给爸妈送饭,晚上还要做饭,下次吧!”

“好,那我就和其他人一起去了哦。”

脚步声渐行渐远,暖暖再次拿起比自己高的扫把,吃力的扫了起来,屋里里里外外,收拾干干净净。不过看着之前盛面条的盆,暖暖总觉得它在嘲笑,似乎耳边还可以听见妈妈放肆的笑声,爸爸隐隐的闷笑。暖暖想,不就不会煮面而已,有什么可笑了,什么都是从不会到会的,再有下次就不会出现这种愚蠢的错误了。想着,暖暖又是叹了一口气,还是做好今天的事吧,不想了。

本书首发来自必读文学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