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文学 > 校园言情 > 致命诱惑

第7章姐弟出马1

假期的来临是个难得的节日,暖暖一直是这样认为的,虽说总有做不完的活计,但是暖暖还是如此渴望假期的到来,最好是夏季时期的假期,这样就可以有整整两个月的时候,偷懒玩乐的机会就在其中。

读一年级已经完结了一个学期,学前班时期的难熬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暖暖看着越来越热的天,总觉得说不完的轻松。沿着还没有涨水的河流走回去,暖暖同其他小孩一样,总是忍不住抛开鞋子,光着脚丫,踩在水里的鹅卵石上,一脚深一脚浅的逆水而上。

从学校到家的路有一个小时的路程,按照暖暖小孩子般的路程肯定是一个多小时或是两个小时去了。因为这个季节总会有上一些花儿,一些草药一些水果,然后忍不住诱惑的挂在半路上好长一段时间才回去。

说起夏天,总是免不了提起春天。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绿叶伸展着枝腰爬出,点缀着冬后的萧条,迎着春来的热闹。花开蝶飞,竹林也是一番热闹,竹笋相续长出,在这春末夏初的时候。

村子是在半山腰的,所以人家的竹林也是在半山腰的小径两边。暖暖最喜欢的就是和村里的几个孩子,早上去学校的时候,把准备好的袋子放进书包里,等到放学回家,走过三组的时候,摸上人家的竹林,耳听八方,一旦有动静就立马跑路。当然这是在山里春夏秋冬四个季节不同的好玩,野果野花,野菜野笋,帮着家里弄了新菜色的同时,还可以有理由尽情的玩乐。

放假的时期在夏天,最好玩的便是水,暖暖最喜欢的就是去洗衣服,因为这样就可以有理由一去就是一天,偶尔还可以捉螃蟹在河边烤着吃。等涨水的时候,就可以在水边钓鱼,或是看着大人们用火药炸,暖暖他们就等待时机好分一份羹,这也是河边小孩最爱的一项。

“暖暖,放假了到时你作业借我抄好不好?”隔村的小孩看着不远处的暖暖说道。

“还不是那样,反正做不完老师也不会介意。”暖暖不在意的说道。是的,每次假期老师都会布置一大堆的作业,但是却没有严格规定,没做完会怎么样,暖暖从来都不担心这些,做不做也是一样,班上很多同学都是一开学,作业本就进了火坑。

“也是,不过我还是决定把前面的几页做完,可以在假期里没有担心的玩。”隔村的孩子很认真很认真的说。

“暖暖,回家的时候肯定是我放牛去,到时我们一起去不?”云纱说。

“你家牛这么皮,和水牛不一样,不好一起放哎!”暖暖站起身,爬上岸边,因为前面的水比较深了,踩不过去。

“所以说我特别讨厌我家黄牛,不能像水牛一样,给块草地,一个水坑就可以过上一天了,还不用老是跟在屁股后面的守着。”云纱苦恼的皱起小眉头,也跟着暖暖走上岸边,踩在干石头上,跺上两脚,甩干水渍。

“好了,我们上去了哦!下个学期见。”隔村的几个小孩,爬上往上走去的岔路口,对暖暖和云纱说道。

“恩,下学期见。”

分道扬镳之后,暖暖还是和云纱一直沿着河水走,暖暖的村子是在河水的源头处,水比中下游的干净多了。

“好期待涨水的时候哦!”看着水色清澈,缓缓而流,暖暖如此的感叹。

“恩恩,我也好期待,好想吃鱼,特别是那种像小指头一样大小的鱼仔仔特别的好吃,还有小虾米。”云纱在说话的同时,暖暖已经是流了口水了。

“咦,你闻闻,这味道好香。”忽然,暖暖站立身子。

“是哦!什么味道?”云纱也直起身子,疑惑的问。

“这味道好熟悉,让我好好想想,让我想想。”暖暖凝神想了一会儿,突然惊呼道:“啊!云纱,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这是金银花的味道,对,就是金银花的味道,走,我们走山路去。”暖暖说着,弯腰穿上鞋子。

“恩好,我听说这金银花似乎很贵。”云纱看见暖暖的样子,也弯下身子,穿好手中的鞋。

“五块钱一斤。”

“那还等什么,我们快点过去采吧,在村里的那些老人家还没有走到这里的时候。”

说着暖暖和云纱,背好书包,沿着小路爬上山去。山上因为常有人走,所以小径也是比较多的,而且金银花的藤蔓也缠绕在小路两边的灌木从上,很好摘取。

暖暖和云纱两人并没有去把花儿一朵朵采摘,而是一小枝一小枝的藤蔓折断下来,既可以多拿又方便。暖暖在摘取的时候,最喜欢的还是采取那开着的花朵来吃,因为开着的花朵里面,会有一点点蜂蜜甜,是暖暖的最爱,因为这一点点就不管那花儿本身是苦味的。

小孩子的手总是拿得不多,所以就算是暖暖和云纱特别看重那一团团一簇簇的美丽诱惑,还是改变不了手里已经拿不下的事实。用不知名的藤蔓绑住一小捆的金银花藤,暖暖和云纱,两个人很是吃力的抱着走回去。

“嘻嘻,明天我还要去找其他的草药,这样假期的时候我就有零花钱用了。”云纱抱着一小捆金银花,一边一小步一小步的走路,一边对暖暖说着自己的算计。

“就是,我听说隔壁山里很多草药,金银花也很多,到时我们可以一起去,牛也可以放在那边的山上。”暖暖把金银花藤抗在肩上,这样手臂不会很累。

“那就这么说定了哦,明明早饭过后我来叫你。”

“可以。”

暖暖和云纱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七点多了,还好这夏天的天总是在这个时候还是明亮的,繁星满天,照亮了大地,比之白天不同的时候,晚上的亮多了丝丝清凉。

“妈,我回来了。”抱着一小捆金银花藤,暖暖推门走进去。

“暖暖你抱着这些做什么?”妈妈接过暖暖手中的花,放在石磨上。

“这些可都是钱,晒干拿去卖的话,一斤五块钱。”暖暖笑眯眯的洗手爬上餐桌。

“不过这可是不容易的,晒干了都没有一两。”妈妈帮暖暖解开藤条,拿出篮子,把摘好的金银花放进去。

“没事,明天放牛的时候顺道找找。”

“那明天可是不行,明天你要在家做饭洗衣服,牛让你弟弟放。”听这话,暖暖抬头好奇的看着妈妈。

“明天我和你爸要去地里挖土去窑窟烧瓦。”

“准备起房子了吗?”在暖暖心里一直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家,而不是住在别人家,这样很多事都不方便。其实想要家的主要原因是,暖暖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房间,里面是属于自己的,不被束缚的自由空间。

“没有,只是准备先,这段时间,柴禾你爸都已准备好了,这个假期有你们帮忙刚好。”

“哦!”暖暖有点点的小失落。

晚饭后,暖暖和妈妈一起摘金银花,弟弟和爸爸不在家,暖暖想,肯定是玩去了,或是去村头的石家,去看电视。说这电视,暖暖还是第一看到,小小的几寸,里面的人物都是黑白色的,这电视是村里的唯一的一家买得起电视的人家。记得刚有的时候,暖暖和同村的孩子还有大人们最喜欢看的就是《水浒传》。老老少少的围坐在院子里,没有地方坐的时候就席地而坐,常常要到半夜三更的时候才能回去。

记得,有一次,暖暖和领家的小孩一起去看,晚上回来的时候,村里没有一点烛光,家家户户都是静静的一片,除了夜空的星光以及脚步声之后什么都没有了。调皮的小孩,说着吓人的鬼故事,随着树的影子一晃一晃似乎还真是有那么一回事,那次快到家的时候,越想越怕,暖暖忍不住出声哭了起来,害得妈妈以为出了什么事,赶紧起来开门。说来这还是暖暖的一桩耻辱记,不曾被提起。

没有娱乐的时代,除了早睡还是早睡,然后还有早起。

第二天天还没亮的时候,暖暖就被妈妈催着醒来做早饭。

“暖暖,起来了,先煮好猪菜,再做饭,今天的菜是面条和酸菜汤,弄好了就叫我们回来吃饭。”说着,之后就是妈妈和爸爸出门的脚步声以及关门声,想了想,暖暖还是决定起来再说。

“小威,小威起来做饭了。”看着睡死的弟弟,暖暖爬过去,摇醒。

“唔,知道了。”弟弟小威带着浓浓的鼻音回答暖暖。

“快点起来了,不然等下会被骂的。”暖暖不屈不饶。

“我知道了。”说着知道,但是被子下的人还是没有动静。

“我不管,你现在就快点起来。”说着暖暖一巴掌拍在那鼓包上,看着还是没有动静的弟弟小威。

“既然你自己不起来的话,那可别怪我哦!”似乎想起了什么,暖暖眸中透着狡黠的光芒,阴阴一笑,双手找好位置,一手一边抓住被单的一角,在弟弟小威没有反应的情况下,立即扯开。

“你干什么?”

“哼哼,快点起来,既然你已经醒了的话。”说话暖暖把被单搅成一团放在自己的枕头上,然后拿起枕边的衣服穿好,爬出小船的床。

“知道了,知道了,真麻烦。”瞪了暖暖一眼,弟弟小威不紧不慢的拿起自己的衣服穿好。

等弟弟小威下来梳洗的时候,暖暖已经开始拿着一把大大的很有重量的猪菜刀,一刀一刀的砍起了猪菜来。

“洗好的话,就可以点火了,等水开了,我这边也就弄好了。”暖暖头也不抬的吩咐。

“好。”坐在灶火边,开始点起了火。

升起的炊烟,外面的小鸡开始了吵闹,不过响声最大的还是猪圈里的猪。

本书首发来自必读文学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