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文学 > 校园言情 > 致命诱惑

第5章半路泪水1

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句话不错,因为穷,所以暖暖相对于其他的孩子来说比较辛苦一点。五六岁的时间段里,都是刚读书的,而一到放假时期就是大玩特玩,不到被家人揪着耳朵回家吃饭去是不罢休的。暖暖也是个贪玩的孩子,不过条件有限,暖暖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

学校是个恐怖的地方,暖暖是一直这么认为的,老师恐怖,同学恐怖,回家的路上更恐怖。

看着书包里所剩无几不堪入目的几本书,暖暖心疼了。书上不知名的小洞,明显是被戳出来的,最怕的是不知道回家怎么去解释。

今天的路是暖暖一个人走,不同于暖暖,云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和暖暖一起走了,而是和河对面的村子里的几个同龄孩子一起回家,暖暖一直很羡慕。但是想想最近的遭遇,暖暖举起自己的小拳头为自己加油打气,一个人没事的,暖暖常常这样对自己说。

“哟,我说暖暖,你怎么不等我们一起回去啊?早上不是才和你说过的吗?你找打是不是?”回过头,不知道在这段短短的时间里,村里的几个男孩已经赶上了暖暖。

现在说话的是暖暖的大表哥,其实说来两家人还是有渊源的,这个大表哥是暖暖家族嫁在本村的一个姑姑生的。不过不同的是,这个嫁过去的姑姑,一直看不起暖暖家,所以在上学的路上,暖暖总是在不同程度上的被这些个表哥修理。当然每次哭回来的暖暖家人也是知道的,但是别人家大人看到也没有当一回事,而且有次暖暖被打的时候,暖暖的家人都看到,找去理论,别人一句话,孩子而已,再多的话也就说不出来了的。

“表哥。”暖暖懦懦的缩了缩脖子,看着眼前笑着说话的表哥,还有后面的二表哥以及村子里的几个孩子,暖暖知道今天自己惨了。

“哼,怎么不等我们一起回家?”揪着不放的理由,几个人呈现合围的姿势站立。

“我要快点回家做饭。”

“回家做饭,你家需要等你来做饭吗?我看你是故意不等我们一起回来吧?”说着一把手扯上了暖暖的背包,拉到自己面前来。

“没有,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要快点回家做饭,大表哥你让我回家做饭可以不?”

“放你回去,不可能,谁叫你不等我们一起回去的,而且还走得这么的快,要不是我们跑着过来,怕还是追不上你吧?”

“就是,就是,我看你是欠修理,上次给你的警告,看来还是不够的。”暖暖的二表哥走上前,也扯上双肩背包的另一边。

“要不你今天就别回去做饭了。”

看着众人这样的架势,暖暖知道自己今天又要晚回去了。

被扯着难受,暖暖一下子瘪红了脸。

“你给我放开。”气鼓鼓的用力推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然而,这个举动像是捅了马蜂窝一般。

“你还敢还手,不给你点颜色看看,我看你是不知道谁是老大是吧?”说着一巴掌甩在了暖暖的身上,因为按照以往的样子,暖暖是不敢反手的,最后只能是乖乖哭着回去。

虽说是人三分泥,但是再懦弱的人也是有脾气的,更何况有冤无处伸的情况下。是的,无处伸冤。回家告诉大人,最后闹得妈妈和暖暖一起哭泣,只能骂着暖暖喜欢多嘴骂人,活该被打,但是那抚着暖暖脸的颤抖双手,暖暖知道,妈妈在自责伤心,然而自责什么,暖暖大概猜得出来。

告诉他们家人,这说来就更气人,人家直接无视暖暖一家,来个死不承认,即使在见到的情况下也是如此,护着自己的孩子。都说孩子是自己的心头肉,暖暖的母亲除了哭还能做什么?暖暖只能怨恨还能做什么?反抗?是的,反抗,虽说被揍得更严重了,但是暖暖还是要去反抗,因为这是暖暖对于恨的一种无能的表达。

“你这个不得好死的东西。”无边的怨恨与着无边的委屈,使得暖暖骂的同时,一把揪住大表哥麻镪衣袖,一脚快速的踹上去,不顾自己的长发被身后的二表哥麻栋揪住的疼痛。

“这么喜欢骂人,今天就让你睡在这别回去了。”拉扯的样子,也有人看到,不过没有人会去为暖暖说上几句话,认识的更是躲得远远的去,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暖暖更是从来没有指望过,会有人好心的来帮助自己。

“我就骂你怎么着,你不光不得好死,你们这帮人早晚也会被雷劈死,全家不得好死。”暖暖瞪着红红的双眼,气愤的看着这帮人,无奈自己人单力薄,双手双脚加起来也打不过几人的多手多脚。

“你全家才死光光呢!”暖暖的话无疑是引起了众人的愤怒,拳脚相加在身后的痛苦,暖暖除了眼泪陪着,怕是什么都没有留下了。

不知道是扯住了谁的手,暖暖立马抓的紧紧的,然后不管不顾的往嘴巴里死命的咬住。

“啊!你个砍脑壳死的。”回应暖暖的还有头发上的一阵撕扯。

“呜呜。”阵痛让暖暖放下手去,随即脸上也挨了一巴掌,打得暖暖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抓住她的双手。”不知道谁的一句,在暖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已经动弹不得。

“我让你咬,让你反抗。”

“啪!”

泪眼迷蒙,暖暖的身上的痛折射心里的恨。

“呸,你好好在这里反省反省去,记得明天放学等我们一起,不然还有你好果子吃的。”说着,几人欢快的往着家的方向走去。

此时的天气,已经夕阳西下后的傍晚,天色是朦朦胧胧的。

“咳咳,呜呜。”暖暖还是哭着,用一手遮住自己的眼,嘴角有着轻微的乌青,躺在路边。书包在之前撕扯的时候掉落在暖暖的不远处,拉链也被扯坏,掉出的书,稀稀拉拉的散落,还站着脚印的泥巴凄凉着。

“呜呜,有一天我要让你们不得好死。”暖暖哭着龇牙咧嘴的爬起来,慢慢的捡起自己的书,轻轻擦拭,然后往书包里放,最后一瘸一拐的走回家去。

等暖暖终于走到家的时候,看着烛火摇曳的光芒,木板的门口是妈妈站立的柔弱身姿。

“妈,我回来了。”然而这句话似有千言万语的委屈一般,暖暖的泪也一下子流了出来。“呜呜。”

“不哭不哭,回来就好。”妈妈哽咽的声音在耳边想起,原来在暖暖还没有抬步的瞬间,妈妈已经走到了暖暖的身边,轻轻拥住了这个满身伤痕的身体。

“孩子,是妈妈对不起你。”

而妈妈所谓的对不起,暖暖并不想去深究。

从妈妈那温暖的拥抱中走出,暖暖被牵着手走进门,爸爸在做着自己的事,只是看了暖暖一眼,然后什么也没说。

“暖暖,谁欺负你了,等我上学的时候,我一起帮你揍那些人。”和暖暖一样身高的弟弟小威站在暖暖的面前,短肥的小手,轻轻的擦拭暖暖脸颊上的泪。

“恩。”暖暖咽着泪水,点头。

“来,洗手,我们吃饭。”妈妈从暖暖手中接过书包放下,然后端来盆子放好温水,用白色的帕子沾水轻轻柔柔的擦拭暖暖的手和脸。

“暖暖,来吃饭。”暖暖看着弟弟小威拿着比自己还大的碗饭放在桌上,高兴地看着暖暖,暖暖觉得那些委屈在这里都消失不见,然而泪水却是止不住的流,不过这是感动的泪水。

“恩。”暖暖爬上凳子,拿起边上弟弟递来的筷子,哭着吃下这顿散发幸福的饭。

“好吃吗?”妈妈坐在暖暖的左手边,帮暖暖拂开落下的几根发丝道。

“呜呜,好吃呜。”

这顿饭,暖暖和着泪一起下咽。

饭后,暖暖渐渐的止住了哭泣,眼眶红红的,乖乖的坐在火堆旁,等着水开。

这个夜晚睡之前,暖暖是和妈妈在房间里头的。房间是几块木板遮挡着,里面除了一张床什么都没有,用黑色的蚊帐罩着床,显得里面在黑夜中更漆黑了的。

煤油灯的火光很弱,房间里散发着药水的味道,这药水是暖暖家自己制作的,用一种果实炸出来的油来泡蜈蚣制作而成。

“妈妈,疼,轻点。”暖暖龇牙咧嘴。

“乖乖,等下就好了。”哽咽的声音,让暖暖也想哭来了。

“妈妈,不疼,真的,我今天还打了他们好几拳呢。”暖暖立马回过头,炫耀的举起最近的小拳头,声音高扬几分。

“乖,妈妈知道,暖暖很厉害。”然后泪水滴在身上的感觉,烫伤了暖暖的心。

“恩恩,暖暖很厉害的,在长大一点就没有人会欺负暖暖了。而且妈妈,你看,现在暖暖这么耐打,下次皮就会厚一点,就不会留下淤青了。”

“暖暖,妈妈的乖孩子,妈妈对不起你。”

“妈妈不哭哦,真的不疼。”

“对不起。”近乎喃喃的声音,烙在了暖暖的心里。

“妈妈,再不快点,我会冷的哦。”

“恩,等下下就好了。”

房门外,是弟弟小威趴着的身子,静静的看着,火堆旁,还可以看见爸爸坐着的轮廓,沉默着一言不发。

本书首发来自必读文学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