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文学 > 校园言情 > 致命诱惑

第4章恐怖学校2

学前班的课程简单,时间安排也不多,大概一个上午的时间在加下午一节课就可以回去了,而且除了基本的拼音加上一些数学基本数字的课,其他都是娱乐,音乐美术体育,与以往的生活有所不同,这让暖暖算是大开眼界,爱上了这些与众不同。

与之前的课不同的是,老师上的是体育课。其实在这小山村里头,老师并没有那么专业,也只是一些个代课的老师,或是村里找来的一些相对还算有点学问的人来教书。在这小山村里头,所谓的体育课对于暖暖他们来说就是来玩的。不过这个玩是有前提的,就是先学一下广播体操。

“好了,同学们,现在按高矮的顺序来排成四竖排站好,矮的站前面,高的站后面。”

随着老师的话音,一个个人都相续的找好属于自己的位置,或是站好之后就让边上刚刚认识的小同学帮自己看看是否站好,有没有比后面的人高。

暖暖站的位置是属于前三位,云纱还是被暖暖拉来站在自己的后面。话说现在都来了好长一段时间了,暖暖还是做不到和同学好好相处,更是除了村里的几个认识的之外,就是老是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的高大的男孩子了。

暖暖乖乖的站好后,老师又再一次的一个个去看是否都没有站错,当然从中也揪出几个男孩子拉往后面站去。

“现在大家跟着老师的手势来做,一二三四……。”又是举手又是抬头,或是晃腰或是往后转,反正暖暖不知道转了几次,直到老师自我觉得不错就让大家休息去了,才解散。

“耶!”

轰然而散的众人,该怎么就怎么玩去。所以三三两两的往老榕树下玩着跳皮筋或是蒙着眼睛捉迷藏去的游戏。

“暖暖我们也去玩吧!”云纱扯了扯暖暖的衣角。

“我怕,还是算了。”暖暖轻轻的摇头。

“那我可是自己去了哦!”

“恩!”

其实暖暖蛮羡慕云纱的,才来不久就有认识的人,还这么大胆的一起去玩。在云纱他们不远处,暖暖找个小角落自己坐下。

“咦,你头发这么长是不是真的。”说着的同时,一手扯上了暖暖的头发。是的,暖暖的头发很长,是暖暖妈妈帮暖暖养出来的,按照这边的说法是好头发好人家,这样是说明这是一个好女孩,所以往往对于头发的好印象就是对于这个女孩子的好印象。

在村里,暖暖有着一头好长发,每个人见到暖暖都夸暖暖有一头好长发,又黑又亮,差不多快长到暖暖的腰际。但是暖暖每次都不会梳,所以每天早上暖暖的妈妈都会帮暖暖把头发梳起来,扎得高高的好看又精神。

“是真的,你弄疼我了,可不可放手。”暖暖被扯疼的拉回自己的头发,然后身子往后微微缩去。

“来,再给我摸摸。”说着手又再次伸过来。

“不要。”暖暖断然拒接,然后抬起头来,看见的是在课堂上一直看着自己的男生,不过暖暖对于他的印象并不好。

小男孩对于暖暖的拒绝可是不领情,仗着自己相对于暖暖来说人高马大,一下子拉开暖暖的手,再次扯上暖暖的头发来。

“你给我放手了。”暖暖疼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死命的掰开那双作弄的手。

“我不就是看看嘛!”小男孩的语气不以为然,一双小小乌黑的双手,一下子扯断了暖暖好几根头发出来。

“疼啊!啊疼呜。”对于暖暖的痛苦,边上的同学没人敢上来帮忙,云纱也是远远的站着。

对于这个男生,大家都是知道的,都是一些仗着自己高大而喜欢作恶的学生,很喜欢欺负班上的小同学,不过最被欺负的人是暖暖,因为暖暖没有在上面读书的哥哥姐姐,而且衣服鞋子也是穿得破破烂烂的。

“哭什么哭,不许哭。”看着暖暖的泪水,男生一小巴掌直接拍在了暖暖的小脑袋上。

“呜呜,痛。”

“当当当。”下课钟声还没有发现,上课钟声已经响起。看着来来往往奔走去教室的同学们,暖暖越想越觉得委屈。

“我可是跟你说,不许和老师说,不然见一次我打你一次听到没?”恐吓的声音远去,暖暖看着自己的左右都没了人,一个人静静的站在榕树下哭泣,好不凄凉。

想了想,暖暖最后还是使劲的用袖子擦了擦自己的脸,把泪水擦去,直到把自己的脸擦红,那股心里的委屈才算是止住。抬头看着老师来的方向还没有见到人影,暖暖小跑的回到教室去,低着头,匆匆的走向自己的位置坐下。

老师是带着笑容来的,不过暖暖不敢抬头。

“暖暖,你怎么了?”照常的问候之后,老师走下讲台看着恹恹的暖暖问道。

“老师。”暖暖轻声的回一句,头底下了一分。

“怎么了?不舒服吗?和老师说说。”老师的这句话似乎是打开了暖暖的泪泉,暖暖抬头,是温柔的看着自己的老师,张了张嘴,此刻的暖暖很想把自己被欺负的事说出来,把自己的委屈说出来,把自己的恐惧说出来,可是又有着好些顾忌,希望老师能关注自己能明白自己的无言。

“老师,这个我不会。”突然后面的同学举手出声。

“好,老师就来。暖暖现在好好的上课,别哭了知道吗,乖!”说着老师无视暖暖眼中的苦苦挽留,无情的转身走向后面的座位解惑去。

“我可是跟你说过的,你要是和老师说的话,放学的时候你就别想回家了。”暖暖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之前欺负自己的同学一下子跑到身后来警告,然后还不忘扯走几根那乌黑的长发,看着暖暖疼得泪眼打转,咧开嘴无耻的笑了起来。

“麻亢,你做什么?现在是上课时间,快点回你的座位去,还有别欺负其他同学。”

“是,老师。”丢给暖暖一个得意的笑脸之后,转身笑嘻嘻的坐回自己的座位。

让麻亢坐回自己的座位之后,老师继续着为人师表的责任,教学生,无视暖暖那要落不落的泪水与委屈表情。

看着老师的无视,暖暖心情低落的转回过身,看着桌面上的纸和笔,轻轻的趴在上面,执笔乱画来转移自己的心情。

暖暖的委屈是不明白,不理解。

暖暖家很穷,所以暖暖身上都是别人给的衣服。今天暖暖身上的衣服上并没有拉链,是早上的时候妈妈给暖暖用会收缩的皮筋绑起来,不松也不紧,对于暖暖来说,这样比敞开的好看多了。

“啪!”皮筋的收缩回弹响起的声音,拍打在暖暖的身上,有着一股股痛,所以暖暖不可避免的痛呼出声。

“啊!痛。”

“呀,你衣服拉链坏了吗?”说着又是一扯。“啪!”

“恩恩,你可不可先放手?”暖暖几分哀求的回过头去。

“我还有见过呢。”话音一落“啪!”

“不好玩的。”暖暖说。

“又不是你,怎么知道?”

“啊痛,你再这样我就告诉老师了。”暖暖恐吓。

“你告诉呗,我才不怕。”女孩扬起头。

“啪啪啪啪!”皮筋的抽在暖暖身上,让暖暖一下子痛得眼泪下落,看去老师的方向,这个时候老师也刚好抬起头来,暖暖刚要张口,可是立马老师又转过头去了,让暖暖一阵心寒,刚刚鼓起的勇气也就没了。

泪水是往外流的,但是落在唇角却是苦涩的。

对于身后女孩的作弄,暖暖只能一个人没骨气的哭。

人的恶劣就是这样,第一次的得逞,就会是下一次的继续,所以,被扯头发扯皮筋便成了暖暖的家常便饭,连带着暖暖珍爱的书也难逃毒手,总会是莫名其妙的被戳破几处来。

上的不是兴趣的课,而是受罪的课,看着课余课后离自己远的云纱,暖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许自己是一个不讨喜的小孩,暖暖想。

学校是一个恐怖的地方,暖暖是这样认为的。有时候暖暖觉得自己若是消失就好了的,这样回家不用害怕,在学校也不用被欺负。其实,暖暖觉得,最自在的时候便是没有人会找自己的麻烦。

小孩的好处就是忘记快。

当放学钟声一响起,书往包里一丢,快速拉好拉链,往身后一丢,暖暖就跑去拉着云纱道:“快点快点,我们快点回家去。”

“怎么了?”

“不快点回去的话,会被他们拦在坝上的。”说着暖暖拉开云纱的手,自己帮忙收拾起来。

“哦!好。”傻愣愣的背好背包,然后在暖暖的拉扯中,快速的跑出教室。

锈色的铁门,几个学生推攘着想要超过前面的人一些,边上是双手叉腰愤怒的老师。

“好了,快点乖乖排队,不然今天就都留下来。”

斗智斗勇的几人拉耸着脑袋,乖乖排好队,暖暖留了个心眼,在几人吵着的时候,拉着云纱先站好在老师的面前,所以当门被打开的时候第一个走出去的是暖暖。

出了学校就像出了被围着的牢笼,暖暖拉着云纱不管不顾的在公路上奔跑,好在着泥土的公路在这个时代里并没有什么车子,所以路上的安全算是可以隐去的。

“云纱,快点,再快点。”

暖暖不断的催促,不敢往后面看,直接用自己的小短腿死命的奔上大坝。

风迎着面,清爽,这样似乎就像是鸟儿一样自由自在的飞,暖暖想。

等两人气喘吁吁的终于爬上了大坝之后,看着后面没有人,暖暖的心终于放下了的。

本书首发来自必读文学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