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文学 > 校园言情 > 致命诱惑

第2章不是亲生的2

在暖暖的记忆里,有过这么一幕,那时候家里的人总是顾及不了自己,所以把自己送到了另一个镇上的外婆家。那个小镇相对暖暖所在的乡里富有些,没有这边的稀稀拉拉的住户人家,没有那山路曲曲折折如柳暗花明又一村般出现催烟袅袅人家。当然外婆家并没有住在镇上,而是在小镇边缘的好几个山头后去了,长大后暖暖才知道那个地方离四川很近,在某个地方过河就是四川地界,不过暖暖从来都没有去过,听妈妈说,她小时候还经常去四川那边赶集。

对于去外婆家的路,暖暖依稀记得有两条,一条小路和一条大路,大路是要从镇上经过的,而小路则是从山里头走上去,经过几个小村子后就到外婆家了,不过不管怎么说大人的脚程都是要两三个小时。

作为小孩子最好的一点就是,这几个小时的脚程都是不需要自己走去的。

对于暖暖来说,外婆家从来都是暖暖的天堂,因为什么都不用做,可以说是如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般存在,怎能令暖暖不爱呢!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可以有肉吃,因为在暖暖有记忆以来,在家里一年都没有几次吃过肉,除了特别时期,过年过节的就可以吃到了。但是,相对的,暖暖也因这些日子受尽了苦难,吃多了坏肚子,往往一餐之后只能看着锅里碗里的肉流口水,直到好为止才可以再次吃上。而外婆家就不同,鸡鸭鱼肉都是自给自足,所以暖暖他们一去外婆家的时候,外婆因为往往溺爱孙子孙女,而准备一大桌丰富的菜,够暖暖高兴好一阵子了。

这已经是深秋的季节,外婆家这边已经开始变得很冷了,暖暖穿着厚厚的衣服,当然这些衣服都是小表弟的。爸爸把暖暖放在外婆家之后又匆匆的回去了,暖暖知道,是因为妈妈身体不好,还有弟弟妹妹要照顾,所以暖暖对于爸爸的匆忙很是理解。

此刻,暖暖和外婆在地里,做着拔萝卜的事。萝卜地离外婆家并不远,可以说出门沿着小径,走过几块稻田就可以到外婆家的萝卜地了。

“暖暖,你爸爸对你好吗?”外婆突然看着离自己几步远的暖暖说道。

“当然好了。”暖暖不明白为什么外婆要这样说,眨巴着眼转过头去看外婆。想着,这土质可真是紧致,萝卜不好拔,只好将视线转向下一个萝卜。

“好好好,对你好就好,这样我也就放心多了。”外婆连说三个好,似乎很开心很满意,又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

“外婆为什么这么问啊?”暖暖有点好奇了的,因为上次那个奶奶说过的话暖暖并没有忘记,也没有去跟别人说过,因为这是暖暖心中的小秘密,一个人藏着掖着的小秘密,也是一个说了问了会被爸爸妈妈打的小秘密。

“孩子,外婆和你说,你不是你爸爸亲生的,所以外婆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会对你好。”外婆是这样说的。

“原来我真的不是爸爸亲生的。”暖暖呢喃着,然后用力的拔着手下的萝卜。

“暖暖你是怎么知道的?”

“是村里的奶奶说的。”

“记得别让你爸爸知道,知道吗?”

看着外婆严肃的表情,暖暖慎重的点了点头。

这次的话语被深埋,没有人想去翻开,也许警告的人都忘记了这么一回事,然而暖暖却是永远的记得这个秘密,不敢问,不敢提,也不敢说。也只有在委屈的时候暖暖才会想起,原来所谓亲生和不亲生的区别就是,疼爱和不疼爱。

爸爸对于暖暖来说是过分的严厉,五岁之前的暖暖都属于过去了的,因为快到六岁的暖暖就要读书了。

看着别家小孩都是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齐上阵的,暖暖有点羡慕了。说来,暖暖并没有见过自家奶奶,听妈妈说,奶奶在爸爸他们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所以对于这未曾蒙面就离世的奶奶,暖暖心中可以说什么感觉都没有。不过说到爷爷的话,暖暖的感触可以说是有很多的,道听途说的无尽宠爱,还有暖暖记忆中朦朦胧胧的宠溺,都足够暖暖用一辈子去怀念了。

对于爷爷,也许暖暖并没有记住他的样子,但是暖暖清楚的记得他喜欢逗着自己玩,最喜欢的就是走到哪就把自己背到哪。爷爷是这里有名的木匠,在记忆中,暖暖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妈妈常说的一句话是这样评价爷爷的:你爷爷就是知道帮别人家的时候做工细致,反观自己家就是几块木板草草了事。对于这句话,暖暖一直都很赞同,看住着的叔叔家就知道爷爷对于自己的多么的糟糕了,不过这些都是不能淹没暖暖对于爷爷的爱。

暖暖的爷爷是在暖暖四岁多的时候就去世了,在暖暖的记忆中,爷爷最喜欢在抽烟的时候逗自己玩,长长的铜色烟斗,一小把烟草,每每一看到爷爷拿出烟斗来,暖暖都会积极的帮爷爷去点火。而后爷爷就会问暖暖要不要来一口,对于爷爷每每吸烟一脸享受的样子,暖暖可是好奇极了,所以不言而喻的,暖暖言语和动作一致,说要的同时就伸手上去够。

“呵呵,小家伙这可不是你能吸的哦!”爷爷把拿着烟斗的手抬高,一边乐呵呵的看着暖暖,鼓着的小圆包子脸,是爷爷最喜欢看的。

爷爷为何对自己过于的溺爱,暖暖后来才懂,因为爷爷一辈子都是男孩子多,女孩子难得,看着叔叔伯伯加上爸爸就三个男孩子就知道了。后来暖暖还知道,爷爷对自己的溺爱,也是有人嫉妒的,就比如大伯的老婆,暖暖从小就被教导叫她大娘。她对爷爷说:自己家的孙女都不抱一下,抱别人家的倒是挺欢的。当然这些话说给暖暖听,暖暖也不会记得,这些都是后来妈妈和暖暖说的。

暖暖的伯伯,暖暖很少能见到,因为伯伯算是嫁过去的,因为大娘家都是女儿,所以总要一个女婿来养,所以大伯就一直在那边,这边除了清明节的时候才会回来一下。然而作为嫁过去的人的委屈,又怎会是他人所理解的。

不管怎么说,爷爷对暖暖的爱是毋庸置疑的,至今暖暖锁骨中间的一个疤印还在,每每看到这个疤印,暖暖就会想起爷爷,这个疤印的来由也是因为爷爷。爷爷喜欢吸烟,所以连带着暖暖没吸上一口的好奇,在一次好奇间,没人看住的时候,扒在灶火边,一不小心弄飞小火头往自己身上飞来,冬天的衣服来不及脱,就这样,疤印爱上的暖暖,从此不离其身。

此时,暖暖唉声叹气着,高领衣服下的疤印,手摸上去,突突的。

看着开学时爸爸拿回的书本,暖暖紧锁眉头,苦恼。因为爸爸准备来个笨鸟先飞的办法,让暖暖在还没去上学之前把所以的音母学会去,数字最少的也要会写。

“你是猪吗?这个都不会写?”爸爸指着暖暖面前的写作本。

暖暖低着头,用才刚学会写字的手,僵硬的一笔一划的雕刻起来,是的,雕刻。暖暖此刻的样子就像是雕刻师一般,无比虔诚的雕刻着手中的作品,不过不同的是,暖暖雕刻的是字,一笔一笔都是无比僵硬,而且还是频频过界,过写作本上原本画着的线条。

“你是笨蛋吗?这个字母都不会写,你看着书上的是怎么写的?还有用笔是你这样的吗?”爸爸气愤的怒吼,吓得暖暖差点就把手中的笔给丢出去。

“这些都给我写十篇,过后还要给我背出来,今天没有背出来就不用吃饭了。”最后爸爸下了定论,出门忙去了。

看着爸爸出去的身影,暖暖松了一口气,其实话说暖暖好羡慕弟弟,好想出去玩,想着现在山上应该长菌子了吧?暖暖咬着笔杆,胡思乱想着。最后暖暖无奈,只能认真的一笔一划写,因为过两天就要去上学了,说真的暖暖有点害怕。

记得上次的时候,暖暖本来是要去村里的三组那读书的,那里离村子不远,而且回家上学都是很方便,只可惜爸爸和村子里的几个人做好桌椅板凳之后,最重要的一环就是老师没有,最终只能放弃,所以这一次暖暖和村子里的两三个同龄的孩子是要去乡里读书的。

午间的时候,暖暖还没有写完,爸爸却回来了,暖暖很饿,可是饭是没得吃了。看着弟弟小威回来洗手吃午饭,暖暖很羡慕,暖暖很想说我也要吃,不过看着爸爸恶狠狠的眼神,暖暖退缩了。

“你写的这是什么?”爸爸一看暖暖的写作本,一听爸爸质问的语气,暖暖知道自己点着火药窟了。

“字。”暖暖忐忑的小声说,头都快要被埋下去了。

“字?”爸爸高声。

暖暖点头,不敢看自己的写作本。

“这事鬼画符还差不多。”说着一个栗子赏在了暖暖的脑袋上,疼得暖暖泪眼汪汪却不敢作声。

“重写,不许吃饭。”

还没有读书,暖暖就觉得自己已经走上了悲惨的绝路,一边哭着一边一笔一划的写,咬着唇。

本书首发来自必读文学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