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文学 > 校园言情 > 朗月行

第一章 黎明前的黑ye

当隔壁房间电话铃大作的时候,白冉月还沉浸于美妙的睡梦中,嘴角还有口水干涸的痕迹。

从此处开始,慢动作进行中……

撅嘴,挠脸,擦嘴角,睁眼……

这一系列睡醒预备规定动作完成后,隔壁的电话铃已经持续了20秒,电话那头的某女士的耐心差不多也被消磨殆尽了。

白冉月垂着脑袋,很不情愿地拖着没睡醒的步子晃进隔壁房间,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拿起电话:“喂……谁、呀?”

要是白冉月知道这通电话给她带来一个晴天霹雳,无论如何她都一定会逼自己睡死过去!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沉的女声,在听到这个声音后,白冉月瞬间灵魂出窍。

今天是个大日子,因为今天是中考出分的日子。

在网络不那么发达的时代,是需要打电话查询分数的。

所以,某女士(因为白冉月觉得天底下有无数个自己老妈这样的妈,对待工作严厉,对待孩子更是严厉中透着严厉,所以称自己老妈为某女士,泛指此类型的所有的妈们),也就是白冉月的老妈,利用职务之便可以用办公室的电话帮她查到成绩,并宣布在查到成绩后第一时间给她电话。

自动补脑程序还没完成,电话那头已经再次响起了某女士低沉的声音:“白冉月,我查你成绩了。唉呀,你怎么回事啊,怎么就考那么点啊?!平时成绩也没这么差啊!”

听到某女士这样说,白冉月顿时睡意全无,并且感觉如坠深渊。

艰难地吞咽了一下,白同学战战兢兢的问到:“那是…多少分啊?”

“385!好了,回家再说!自己好好反思反思,怎么就考了那么点儿,问题到底出在哪?!”

啪的一声,电话被挂断了。

白冉月被惊得缩了一下脖子,看了一眼电话筒,慢慢的放下了电话,然后踱着沉重的步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并且思考着果然是暴风雨的前夜啊。

“呼……”白冉月无力的倒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395,这个数字像幕布上的字幕一般开始由低向高滚动播放,画外音是很好听的女声,并且字正腔圆:“请广大考生注意,请广大考生注意,为避免悲剧发生,请服用生命一号。生命一号,补充大脑营养,提高记忆力!”

是的,白冉月没喝生命一号,所以,她悲剧了……

从小到大,某女士和白老爹(白老爹,白冉月的老爸,多亲切的名字啊!)一直都很关心白冉月的学习状况。

从幼儿园起白冉月就一直处于在路人甲与路人乙之间徘徊的状态,但是成绩从来都不需要大人操心,虽然不是最好的,但也让白老爹和某女士甚感欣慰。

虽然是这样,可是某女士还是不能满足,她野心勃勃地期待着自己有些平庸的宝贝女儿可以在哪一次的考验中超常发挥,变成所有人的焦点,捎带手的自己也变成万众瞩目的星妈。比如说参加个舞蹈大赛,担任个合唱团领唱什么的。可惜白冉月中庸境界太高,饶是可以在教育界翻云覆雨的某女士也无可奈何。

可是,这次,白冉月竟然考出了395这样具有“焦点”潜质的分数,平庸她是做不到了,不出一天全小区都会知道白老师家的乖乖女因发挥失常,惜败中考。

395,什么感觉呢?可惜?失望?难过?痛苦的要死了?

都不是。

在看到考题的那一瞬间她就料到了会有这么一个结果,因为除了语数外,文综和理综的题加起来,她有一多半都觉得不知所云。

考完的当天晚上,白冉月把所有自己会答的题的分数加起来,不多不少,刚好400分。

白冉月揉了揉瞪得发酸的眼睛,莫名的有些崇拜自己,这天底下还有哪个人可以对着一个失败的分数如此镇定自若,还把父母的暴跳如雷当笑话看,就只憋着一句话:哈哈,这个分数早在我考完的第二天就被我估出来了?

如果这话被某女士听到,某女士……呃……

白冉月突然感觉有些脊背发凉,猛的坐起来,明智的终止了对于知情后的某女士会采取何种暴行的种种猜想。

所以,为了自己后半生的幸福,也只能死憋着,就算变成内伤也得继续保持乖乖女的光辉形象。

打定主意的白冉月“唰”地掀掉脑袋里臆想出来的那块不停滚动着395分的幕布,眨眨眼睛,从床上蹦下来,走到书桌跟前,拉开抽屉。

它静静的躺在里面,完好。

中考前夕,别人都在火烧眉毛的复习着,白冉月却夜以继日地在写它。

它是一个故事,说具体点就是一个来源于白冉月所处现实世界的故事。第一次写文的白作家把它定位为后现代浪漫纯情庸俗爱情故事,白作家曾为这一大串长长地不知所云的名字而自鸣得意了好久,原因很简单,它是她创作的,所以自毁的很过瘾。

世界很是奇妙,曾经那么讨厌的一个人居然变成了她故事中的男主角,在她的只有八千字的故事里和女主角上演着生死契阔,与子成说的悲情戏码。

很好,这样伟大的工程终于在白作家中考的前一天结束了,后知后觉的白冉月还在庆幸居然还能留出一天的复习时间,丝毫没有考虑过这样奋不顾身自毁的后果。

呃……现在,船马上就要到桥头,可是除了某女士伟岸地如钢筋混泥土般的身躯屹立桥头不倒之外,白冉月看不到任何“条条大路通罗马”的迹象。

既然如此,那也只能先混过去再说了。

白冉月坚决的合上抽屉,大脑空白一会儿。这时墙上的时钟指向下午三点,忽然想起来好像有三点档的电视剧,于是站起来,洗了把脸,马上投入到那种狗血又滥俗的剧情中去……

白冉月有个毛病,这个毛病也是从看第一本童话书养成的。她习惯性的看到一个自己喜欢的故事后,就把自己想象成里面的主角,并且按照自己天马行空的想象左右剧情的发展。

白冉月把自己这种强加于剧情的天马行空的想象称为“改造”。

当然,在她从小到大的“改造”中也不乏狗血与滥俗之作。就算原本剧情本来就很狗血,白冉月就有本事让你更狗血,更滥俗!从第一本童话书《白雪公主》到现在正看得津津有味的《金粉世家》无一幸免的被她拿来改造……

在电视剧的洗礼下,395分神马的已经变成浮云从白冉月的脑袋瓜里彻底隐身了,此时的白同学正歪在沙发上一边啃着苹果,一边欣赏着电视剧,一边思考着冷清秋和金燕西到底会不会在一起呢?

可是,可是,正常人遭遇晴天霹雳后应该是这样的:两眼发直,目光呆滞,或者像做错事的小媳妇儿一样,糗在一个角落里,等着权威性的人物回来后,立马扑过去,抱住他的腿鬼哭狼嚎一番……

白冉月从哪哪看都不像正常人应该有的反应,原因之一:她从小面对挫折、困难、失败都很淡定,就拿这次中考失利的事说吧,你在这儿闷坐一下午,晚上的“暴风雨”就不会来啦?你拖着你爸的腿、拽着你妈的胳膊,哭天抢地的:“我没好好学习,我后悔啊!”他们就会不追究啦?哼,想都别想!

原因之二:白冉月所在的太行中学和邢台一中本是一所学校,单位为了便于管理和种种不为人之知的原因,愣是分成了两个。邢台一中是市重点,自中考以来,每天报名的人都有挤破门槛的趋势。而刚刚好,白老爹白新林是一中的地理老师。嘿嘿,于是,在没有升学压力的白冉月看来,成绩神马的都弱爆了,那从来都不是她关注的重点。

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17:00,楼道里响起了“哒哒哒”高跟鞋的声音,白冉月一个激灵,嘴里叼着苹果从沙发上蹦下来,啪的一声关掉了电视,抓起电视柜上的台布往电视上一搭,并迅速的抹平,造成一种今天下午没有人开电视的假象。然后以180迈的速度冲向门口,把某女士的拖鞋摆整齐。

虽然白冉月很不在乎成绩,但是在某女士面前还是要保持乖乖女的形象的。

这时,白冉月听到了比平常诡异一百倍的转钥匙孔的声音,“嗒”门开了。某女士一进门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幅景象:拖鞋摆的很整齐,电视似乎没有人开过,女儿面露愧色和悔色、还有那么一点被吓到了的表情要来接过自己的大包小包,嗯,这应该是“面壁”了一下午的成果吧?!

白冉月在接包的的时候,迅速的瞟了某女士一眼,面色很阴沉,果然是暴风雨的前兆啊!

正在白冉月接过东西要往餐厅走的时候,某女士开口了:“刚才上楼的时候碰见刘婷姥爷了,人家刘婷考了420分!”

白冉月撇了撇嘴,在心里嘀咕道:切,才比我多30多分,要搁平时她根本不是个。

“人家刘婷姥爷说‘俺刘婷以前成绩不错,和你家冉月坐一块之后上课老说话,学习成绩就下降了’。冉月啊,上课哪有那么多话要说啊?不好好听课去那坐着干啥!?”这段话说到最后的时候明显是高了一个音阶,某女士由开始的低沉已经转为怒吼了!

白冉月一边缩着脑袋收拾菜,一边心里犯嘀咕:今天的“暴风雨”怎么提前了,从前不都是在吃饭的时候才发作么?

思考了半天,白冉月找到了导火索:刘婷她姥爷!

哼,一个教政治的退了休的老头儿,学什么不好,偏偏学起那些大舌头的大婶大妈们背后告状,白冉月不禁在心里对刘婷她姥爷腹诽一番。本来白冉月就对政治没好感,这下好了,这次是彻底恨透了政治!

在这个院儿里,白冉月有三个玩的很好的伙伴:刘婷、邢燕南、夏夏。四个女孩中,除了刘婷、燕南,剩下两个可是正儿八经的教师子弟,刘婷和燕南,用夏夏的话就是:“嫁接过来的”,刘婷姥爷和小姨是一中老师,燕南则是因为过世的爷爷是一中老师才住在这儿的。

四个女孩都在一个班里,又住在一个小区,所以免不了大考小考之后相互比较,这次中考白冉月在这个小圈子里考了第三,但是,请注意,这个圈子里只有四个人!

要在平时,四个人里白冉月无疑是最拔尖的,可是这次居然才排第三,所以这种史无前例的成绩排名更是激怒了某女士,让暴风雨的前夜提前了好几个小时。

很快,晚饭时间到了,白冉月一声不吭的帮忙洗菜,切菜,摆桌子,看见女儿这么乖,某女士的脸色有所缓和。

“再去搬一个凳子”,某女士下了命令,“考试的时候不是说题大部分都有把握么?怎么考出来还是这么差,那题到底会不会做,自己不知道?你看看这次的成绩,怎么就和平时差那么多,自己没找找原因啊?”

白冉月向来害怕与任何人讨论有关考试题的事儿,每次考完,一听到有同学在对题目,自己就躲得远远地,有时候家长或者老师问:“考的怎么样啊?”

白冉月总是说:“哦,呵呵,那个~~还行吧……”

这种模棱两可的答案总有办法把这种场面搪塞过去……

白冉月一如既往的挠挠头,撇着嘴说:“做的时候感觉还行……”

某女士一看又是这句话立马来了气:“什么叫做的时候还行,到底有底没底,自己还不知道!?”

白冉月似乎没料到这个答案还有失效的一天,正当她挠头,冒冷汗,体温迅速下降之际,门铃响了,马上丢下一句:“我去开门……”风似的消失了。

白冉月当然知道是白老爹回来了,白老爹回来了就意味着这种窒息的气氛得以缓解,某女士的注意力成功得到了转移!因为只要白老爹一回家,某女士就会揪住白老爹不放,一边呵斥赶快做饭,一边把学校里鸡毛蒜皮的小事一件一件说给白老爹听。

白冉月恭恭敬敬地接过白老爹的公文包,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就差三拜九叩了!

白老爹一边换拖鞋一边问:“臭闺女,今天下午干嘛啦?”

咦?听老爸的口气似乎心情不错呢。

“呃,也没干嘛,就是睡起来之后看了会儿书,收拾收拾屋子。”看了一下午电视的事儿是绝口不提的!

“嗯”,白老爹用肯定的语气表示还满意:“虽然放假了,但是书该看还是得看,劳逸结合吧!”说完赶快往厨房走了。

白冉月有点不解地走回房间,怎么老爸的态度和某女士的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呢?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正当白冉月费神的思考到底用一个什么样合理的理由来解释这个不正常现象的时候,从厨房里传出来断断续续的对话让白冉月恍然大悟。

“是啊?我还以为这次是发挥市场呢……那还凑和,那你说今年的题不简单啊?”这是某女士的声音。

“咱不教初中也不甚了解……听贾芸说不简单……考了445,夏夏也才考了432……”

啊哈,前面老爸说了一串人名和分数也没听清楚,最后一个“夏夏”可是听听得一清二楚。夏夏才考了402,在四人圈里夏夏和白冉月的成绩不分上下,这次在白冉月只会答一半题的情况下,两个人的考分居然也差距甚小。

白冉月在卧室里听得一愣一愣的,反应了好久才回过神来。

怎么个意思,老天爷莫非觉得这姑娘才华馥比仙,不忍心看她就此被埋没,所以才出手帮她?

真是出乎意料!那就是说今天晚上的“暴风雨”可能会转为“中到小雨”,转晴的可能也不是一点没有的。想到这里,白冉月觉得自己真是劫后重生啊!

虽然白冉月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在经历过晴天霹雳之后还能装没事儿人一样吃睡照常,完全是那种“前事忘了后事之师”的主儿,但要她顶着这么大的一块儿乌云进入向往已久的高中生活,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小阴影的。这下好了,阴影没了,可以敲锣打鼓地宣告暑假美好生活的开始!

晚上,一家人和和气气地吃了饭。白老爹和某女士象征性地说了几句训诫的话,比如说以后上了高中之后要更用功啦,上课不要说话啦,这次考得还可以啦,但是以后还是不能放松啦之类的话。

听到他们都这么说了,白冉月也表了态:以后上了高中会更勤奋,并且制定了一个“暑期活动安排表”。虽然这个表的大部分时间都被安排为学习、看书、学习,但这并不妨碍白冉月背着大人干别的事,比如逛街、聚会、聊天、上网之类的课外活动。

本书首发来自必读文学网,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